這不,就又把我這個干慣苦力活的給推出來了。」

「他們就不怕放你一人過來,做手腳?」顧七笑問。

「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天下就沒有那麼好的事情。我家裏的那些叔伯兄弟們,貪是貪了些,倒也不都是傻的。

老爺子心軟,又知道我拿老爺子沒辦法。只要老爺子還能吃能睡一日,總少不了他們的。」

顧七忍不住嗤笑:「你就是個勞碌命。」

「可不是,這兩年我也時常想着活的這麼累,等手裏的產業夠用,便自己一個人尋個地方過逍遙的富貴閑人去。」

「想的倒是挺美,可惜你現在沒這個命。」

說着,顧七讓黃山海取了剩下的山形圖遞給周璃:「我收了人銀子,這會兒我的人不好再進遠安鎮活動,得借一下你的人手,將這些東西散出去。也不用有意進遠安鎮內,就著周圍散一散,足夠用了。」

周璃看了看手裏的幾份山形圖,詫異:「都不一樣?」

「都是假的,當然不一樣。不過這東西足夠攪一攪遠安鎮這幾日的渾水了。」

做買賣么,童叟無欺,既然收了風清的銀子,自然不好拿真圖去攪渾水,不過這也不妨礙顧七想些法子讓遠安鎮再亂一些。

說到底自己的人手在初進渝州府的時候就和那幫人結了死仇。就算事後抹去了痕迹,難保等他們閑下來了不會因着一些蛛絲馬跡尋到自己頭上。

其實真要找上門,倒是無妨;就怕他們拿四海來往的鏢隊使絆子。既然如此,倒不如先給這些人送幾份驚喜,讓他們再忙上一忙。

另外,自己的人馬這兩月在渝中地界也顯眼了些……「沒事沒事。我一個輔助不打緊的。你好好發育,爭取待會壓軸出場。」

「額,好吧!難為你了。」

丁怡丫雖然感覺抱歉,可是用公孫離,還是用自己的一套打法。

也正是她的打法。不容易被人參透,自然也就戰無不勝了。

前半場,丁怡丫幾乎都打的順風順水,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足

《輔助時光超級甜》第157章他是她的守護者 地里的白蘿蔔長勢很不錯,玉蓮很是期待有好的收成。下地淋完水后,她就直接上山砍柴。

這天是越來越涼了,尤其是晚上,都得蓋被子睡覺。這冬天,也沒多久了!

所以,趁著這會地里家裏不忙,玉蓮就上山砍柴。多備一些柴火,等到冬天燒炕取暖。

這時代,是有棉花買的。只不過挺貴的,一斤,就得四十文錢。

玉蓮之前掙的七十文錢,除去八文錢還給村長,還有六文錢的白蘿蔔種子,就剩下五十四文錢。

這剩下的錢,玉蓮是準備拿來買稻穀種子,明年得種水稻。

所以,要不想在冬天裏受冷,就得把家裏的火炕燒得熱熱的。這一天不停的燒,可不就得要用很多柴。

而且這柴,得用大木柴,這才能燒得久。要是那些小樹枝的,沒一會就燒晚,半夜也不知道要起多少次添柴。

有點幸運的是,之前從胡英麗那裏要回來的衣服,就有冬季的棉衣。這也不至於,在大冬天裏,只能穿一件薄薄的麻衣。

更幸運的是,幸好這村能建火炕。要不,冬天就得靠燒木炭取暖。那就只能自己做木炭,買的太貴了。

自家做木炭也很簡單,就是把沒燒完的木柴,剷出來放進罈子裏,蓋上蓋子悶着,這木炭就成了。

木炭煙大,熏人,只能局部取暖。還不如火炕,啥都沒有,坐着躺着,暖和得像是夏天。

上山柴火多,要是你捆好了柴火放在山上,是不會有人撿去的。

所以砍了大半天柴的玉蓮,把木柴都捆好放一起,就拿着一根粗樹枝,挑兩捆柴下山去。

在玉蓮第三次下山的時候,她遇到了出門聊天回來的和大娘。

這人要是幹活起來,就不能歇,得一鼓作氣做完才行。這要歇了,待會就會沒那麼得勁。

所以,玉蓮是不想跟和大娘聊的,可和大娘實在太能說了。她一個小輩,總不能在長輩說着話的時候,就走人。

無奈,玉蓮只能放下肩上的木柴,聽和大娘說。

今天得了一個好消息,和大娘就去找二婆說,順便找玉蓮。結果玉蓮不在家,回來碰上人,她自然得說。

和大娘笑着對玉蓮說,「我剛從你二婆那回來,本是要找你的,這就給碰上了。明天我們大家要去蓮花村挖藕,你也跟着我們一起去。」

不給玉蓮回答的時間,和大娘就和人解釋前因後果,「蓮花村四周都是蓮花,每年秋天,好多人都會過去挖藕。」

「明天,你花大娘回娘家,我們也跟着一起去,還有牛車坐。」

「花大娘的侄子很是孝順的,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都會姐牛車來接他大姑回去住上幾天。我們這些要去的人,也跟着沾福,可以坐牛車。」

「你花大娘性子孤僻,在村裏認識的人不多。不過,她和我很熟,也願意載我一起去。我和人說好了,她也同意你一起做牛車去。」

聽了這麼久,玉蓮不是很想去。她不是很喜歡吃藕。

而且明天,她還想去別村的山。看看有沒有什麼山貨,是自己認識的,可以拿回來種。

畢竟明年秋收,她開荒的地就得交稅了。得種一些喜水的食物才行,要不只能拿錢去交稅,那可貴了。

芋頭,玉蓮很喜歡吃,也想種。而且芋頭也喜水,這再合適不過來。可是,她問了不少人,大家都不認識,也沒見過。

對此,玉蓮並沒有放棄。她想趁著這段空閑的時間,在附近的山找找看。

和大娘能想到自己,玉蓮是很感激人的,可是她本人不愛吃藕,所以也沒必要浪費時間。

因此,玉蓮拒絕了,「這藕放不久,我家裏人不多。這挖太多回來,要吃不玩,很是浪費的。」

聽到玉蓮最後一句話,和大娘笑了起來,「這個你放心,這藕可不容易挖。你就是挖一天,估計十斤也不到。」

「就算挖多了,還可以做成藕粉,存起來慢慢吃。」

才從藕那麼難挖回神過來的玉蓮,聽了和大娘下一句,更吃驚,「藕粉?這藕還能做成藕粉?」

這還是玉蓮第一次聽說藕粉,她聽的最多就是番薯粉和木薯粉。這藕粉,還真的是第一次聽。

可能是她不喜歡吃藕,所以,有關於藕的,知道的也少。

和大娘說,「這藕粉很好吃的,放上一些紅棗,放上熱水攪拌,就能吃了,不用煮的。」

玉蓮再次吃驚,「這麼方便!」

沒再給玉蓮拒絕的機會,和大娘給人決定了,「你回去準備一下,明天和我們一起去。你早點吃了早飯,過來找我。」

「你水才嬸他們,問人借了牛車,幾兄弟妯娌一起去,你坐不下。」

想到那個簡易做的藕粉,玉蓮心動了,順勢答應了,「好。」

早早的,玉蓮就起來熬粥,淋菜地。等她吃完早飯去找和大娘,和大娘一家正在吃早飯。

本來玉蓮還以為自己來遲了,沒想到,她這是來得太早了。

因為和其他人都不熟,玉蓮喊了人之後,就在一旁坐下。

和大娘搬著凳子,端著碗在玉蓮身邊坐下,她問,「你這孩子可真的是勤奮,這麼早就來了。」

「你花大娘有點小脾氣,加上腿腳不方便,早上沒那麼早起來。他們家,這會估計還沒吃上早飯。」

「和我們相比,他們家的早飯,都是晚上一柱香的時間。」

玉蓮好奇問道,「花大娘這麼晚起來,家裏人沒意見嗎?」

和大娘自然聽懂玉蓮的暗示,她搖頭,「你花大娘有硬氣,娘家有八個哥哥,她婆婆,可是不敢罵這個兒媳婦。」

「而且,你花大娘的腳,可是為了救她婆婆傷到的,她婆婆那還敢對人不好。」

看着玉蓮,和大娘笑得燦爛,問,「玉蓮,你有沒考慮什麼時候再嫁人。我認識一個……」

玉蓮有些愣,這突然的,怎麼就說到自己身上了?

不等和大娘說完,玉蓮搶先一口拒絕,「我沒考慮這些。在我弟弟妹妹成家前,我是都不會考慮嫁人的事。」

「這件事,還是過幾年,我才考慮。到時候,可能還得麻煩十一婆。」

玉蓮並沒有拒絕得很徹底,畢竟原身還是要回來的。可能原身還是會想要成家的,所以留了餘地。

和大娘並沒有放棄,勸說,「要等玉雪成家,這還得四五年。這也太久了,到時候,你可都二十了,這都成了老女人。」

「你還是得為自己考慮,你要是嫁人了,這不是多一個人和你一起照顧弟弟妹妹。這比你一個女人,輕鬆多了。」

「你年齡也不小了,又發生那樣的事,得趁年輕,挑個好的。」

這次,玉蓮拒絕很徹底,「不了,這幾年,我是不絕對不考慮的。不管男方多好,也不會答應的。」

見玉蓮拒絕的想法那麼堅定,和大娘想,花大娘的願望,這次怕是又要失望了。

。 曾傑笑了起來,朝着老闆道:「老闆我最近眼神不好,這個東西怎麼看就像一個玩具,你知道這個是什麼嗎?」

「咔嚓!」

曾傑說着,就給槍換了子彈。

「就是玩具,就是玩具,曾哥說什麼都對。」店老闆把頭低着看,不清楚他的眼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

曾傑抬起手在老闆臉上拍了起來,笑道:「看到了嗎?這是玩具。」

把槍拿來當做玩具,真是有點意思。

薛明輝不關心曾傑怎麼裝逼,他只在乎前面的那個美女:「凌小姐,如果你不想你老公受傷,你就陪我一晚,我高興了,我就把你老公給放了。」

葉臨天臉色一黑,把凌雪薇拉過來抱在懷裏,眼神一狠:「這是我葉臨天的女人,就你還放過我?就算你們整個薛家來了,都入不了我的眼。」

薛明輝朝後退了幾步,他剛才挨那幾拳確實有些害怕了。

葉臨天看了一眼這些拿着槍的警衛,一臉嚴肅:「你們是這裏的守衛,不是讓人害怕的強盜,我最後再提醒你們一次,把你們的槍放下,注意一下你們的態度。」

曾傑聽了這話,直接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是東州總部的司令嗎?」

在場的警衛們都笑了起來,這個男人有病吧?

「你是腦子不正常嗎?現在有點糊塗是吧?」

「這人看着好好的,沒想到是個傻子。」

「你太狂妄了,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吧?」

「現在你一個人,我們這麼多人,你也跑不掉了,你現在跪下來磕個頭,也許我一開心就讓你死的快活一些。」

「你今天得死在這了,以後再也沒有機會看見世界了,希望你下輩子投胎投的好一點吧。」

……

這些警衛門全都笑了起來,各種嘲諷。

嘲諷的原因,是他們認為葉臨天得罪了薛家的少爺,那他一定會完蛋。

也需,薛明輝會讓他們直接把葉臨天處理了。

葉臨天嘆了口氣,朝着曾傑說:「你今天做的這些事情,可是在往火口上撞,希望你不要後悔。」

曾傑笑了起來:「跟我去警察局說吧,說不定還可以給你時間說遺言。」

曾傑非常得意,想來葉臨天這個跳樑小丑這次死定了。

葉臨天平淡的說:「東州的李北侖,你應該認識吧?」

曾傑笑的更開心了:「你要說你認識東州警署總局長嗎?笑死人了,就你這樣的,給他打雜都不夠資格。」

「哈哈哈哈哈。」

周圍的警衛也是配合的笑了起來,這個葉臨天真是瘋了。

葉臨天平淡的說了一句:「我是怕你沒有臉面見他。」

曾傑戲謔一笑:「好大的口氣,你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你真能把李局令請來,我給你跪下磕頭。」

曾傑說完,就張大了嘴。

葉臨天已經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電話。

「李北侖。」

「主帥,有什麼事情嗎?」

李北侖正在開會,接到葉臨天的電話,立馬暫停了會議。

「來古玩市場街一趟,你手下有幾個人吵著要見你。」葉臨天冰冷的說。

「啊?是不是我底下的人惹到您了?我馬上來讓他們滾蛋。」李北侖有些慌,急忙說。

「行吧,給你幾分鐘時間,五分鐘還沒來我就自己處理了。」葉臨天冷著臉說完,便掛了電話,一臉冷漠的看着曾傑。

曾傑笑的更加狂妄了:「這小子裝的像真的一樣,他是一個演員吧。」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