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混亂,她一步步逼向了墨染的後背。

在墨染就要將蘇錦拉上來時,她使出渾身的力氣,對着墨染的後背,狠狠往懸崖推了下去。 說實話,胡天的倚仗不僅是流雲步,更是自己紮實的底子。

同樣的境界下,他的仙氣質量可都要比王屠高太多了。

王屠已經有些疲累,但胡天還生龍活虎,精力尚且充沛。

久而久之,優勢便逐漸偏向了胡天。

王屠沉沉喘著粗氣,他的氣息逐漸平穩,眼中的煞氣也繼而褪去。

一個能和黑水郡的官兵周旋那麼多年,將黑水郡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土匪,自然不是什麼普通的高手。

他盯着胡天,不僅心態逐漸放緩,思緒也逐漸清晰起來。

王屠看着一旁拳風掠過的痕迹,他猛然意識到了什麼!

既然胡天的倚仗是地勢,那隻要破壞這些地勢不就行了?

對王屠來說,他還有另外一個選擇,那就是回到李趙村,去將村民和獵人們全部抓起來,以此威脅胡天。

但他現在已然知道,胡天不是村子裏的人,所以他感覺這個方法沒什麼作用。

而且胡天還是殺死他三弟的仇人,所以王屠斷不可能眼睜睜看着胡天逃離。

他不會給胡天脫離自己視野的機會。

但山林之中,該如何限制蹦來蹦去的胡天?

很簡單,將靈木全部砸倒就是了!

想到這裏,王屠眼中閃過一抹暴戾!

他其內的仙氣急涌而上,終於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

赤金色的虎紋遍及周身,這次連王屠的面頰上都有所覆蓋。

眼下的王屠不像凶虎,更像是荒古年間祭祀圖騰的巫修,或許這才是這門仙法的全貌!

「喝啊啊啊,給我力量吧!!!」

王屠惡吼一聲,他的身周忽然出現了三隻凶虎的虛影。

這虛影胡天此前曾經見過,它們的實力大概等同於半步偽仙中後期的高手。

雖然力量算不得多強,但卻沒法消滅。

它們就像是霧氣一般,消滅了之後,再過不久就會重新凝聚,尤為難纏。

但是最難纏的還是現在的王屠。

王屠的力量不加控制地盡數爆發,他不打算和胡天拖下去,因為他知道這樣沒用!

王屠目光冷冽,他捕捉到了胡天的身影,瞬間如炮彈般彈射而出!

三道凶虎的虛影盤繞身周,這一刻的王屠簡直就像是太古的凶靈!蠻橫地踐踏過這片茂盛的深林!

一排排林木,在王屠的橫衝直撞中折斷倒下!

而王屠在直線上的爆發速度甚至不比胡天要弱!

「打算拚命了?」

胡天瞳孔畏縮,立刻朝着側邊閃去!

而王屠也一拳震地,將奔襲的餘力盡數傾斜到大地之上,並藉此停下勢頭,轉而朝着胡天那邊追去!

胡天心中有幾分詫異:「暈了,他已經變成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了。」

胡天不知道王屠到底想幹什麼,只是不自覺地搖了搖頭。

眼下對他來說,只要拖到王屠力量耗盡,那他便贏了。

近乎獸化的王屠,雖然有着堪稱恐怖的力量與速度。

但他的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仙氣和體力消耗的速度極快。

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力竭。

追逐之中,胡天逐漸卸下了防備,因為他發現王屠真的就只會蠻橫的衝撞。

可即便他速度再快,只要有靈木借力,胡天都能閃躲過去。

直到胡天發現,借力的林木,沒了。

「什麼?!」

胡天又是側身一閃,這才猛然注意到,他眼前竟是光禿禿一片,數萬株林木被王屠撞斷。

而他現在已經沒了借力的點!

「糟了,被設計了!」

胡天瞬間便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王屠設計好的!

王屠自始至終都沒有失去理智,相反他很清醒。

他悄然創造了這麼一大片空地,然後和胡天又繞了一大圈,最後將胡天逼了進來。

胡天,已經沒有退路了!

而一道龐大的黑影,從遠處咆哮著暴沖而來。

「竟然敢殺我三弟,你給我去死!!!」

胡天瞳孔驟縮,流雲步全力爆發,向後抽身飛退!

然而側邊一道凶虎的虛影憑空乍現,猛地咬向了胡天!

胡天猝不及防,避無可避。

他體內仙氣翻湧,一拳驟然攻向那隻凶虎虛影。

拳風之下,凶虎身形轟然爆散,化作一團迷離的霧氣。

然而因為凶虎的阻礙,胡天已經來不及躲開。

一道遮蔽天日的黑影,在他視野中越來越大,身周還纏繞着無比濃郁的仙氣和煞氣,朝着他猛衝而至!

胡天瞳孔放大,已經無路可退。

他提起周身仙氣,只能硬撼王屠!

那道凶蠻的身影撞在了胡天的身上,而胡天也回以一拳!

雙拳相錯,胡天只覺得自己的臂骨瞬間震碎!完全阻擋不了這陣恐怖的衝擊力!

他另一隻拳頭也緊接着跟上,雙拳抵著王屠的身軀,但身體卻止不住地後退。

於是王屠推著胡天,硬是衝出數里之遠,撞斷了萬千株林木,在地上拖曳出一條無比猙獰的尾跡!

「小畜生!這下,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往哪裏跑!」

胡天的臂骨已經盡數斷裂,幾乎失去了阻擋的能力。

甚至他感覺到那股巨力已然傳導他的胸腔,他的肋骨也佈滿了裂紋,壓迫着五臟近乎破裂!

直到此時,胡天終於回想起了那曾經浴血拚殺的感覺。

他用流雲步躲開王屠的攻擊,不是因為懼怕,而是因為他有牽掛。

他的未婚妻還在華辭夏那,他還沒救芊芊跟葉姨出來!

他還有很多事能做,所以他不能死!

胡天知道,他必須穩!

但這一刻,什麼穩健與否,全都蕩然無存。

因為只要胡天接不下這一招,那他將不再有絲毫存活的可能!

是生是死,會在這一瞬間下定論!

胡天醒悟過來,他此前還是太過於小心了。

有時候,有的對手,只有做好拚命的覺悟,才有可能贏下來。

王屠便是如此。

他嘲笑王屠愚莽,但王屠爆發之時的確已經做好的死的覺悟,他拼盡了一切也要斬殺胡天。

但胡天沒有!

「不行,我不能死,我,必須贏!」

胡天拖曳著身子,瞳仁密佈著交錯的血絲,臉上一片猩紅!

他緊咬着牙關,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瘋狂地吼嘯著:「給我破!」

仙氣翻湧,最終盡數湧入了他的雙臂。

這一擊,將會是胡天最後的殊死一搏!

。。 楊天寶的車技,只能說是中規中矩,普普通通女司機的水平。

讓白洵好幾次有點兒心驚膽戰的意思。

好在,平安的停在了聯大附近的停車場上。

「白少,我們來這裡是……」

楊天寶看到白洵下車后,就在附近轉悠了起來,終究還是有些忍不住好奇,對著白洵開口問道。

「打聽那麼多幹嘛,要麼安靜的跟著,要麼就滾回去!」

白洵猛地回過頭來,一臉陰霾的盯著楊天寶,然後冷聲道。

楊天寶大概也是沒有見過白洵如此暴戾的模樣,好像被嚇了一跳,雙手不自覺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睜大了眼睛,眼角滿滿濕潤了起來。

白洵沒有理會,冷哼一聲,便背著手,徑直朝著前面走去,也不管她能不能跟上來。

一邊走著,一邊心想,自己這麼差的態度,應該會讓她覺得厭惡,然後離開吧。

畢竟這麼年輕的女孩子,誰又受得了被這般辱罵呢,還是毫無緣由的。

實際上,白洵方才不過就是在做樣子而已,目的無非還是想著讓自己惹人討厭,讓她別再跟著自己。

他很自信,之前他的表現,絕對是完美的,再配合著之前留給她的那種富少的印象,更是能夠將效果最大化。

簡單有效……

可剛剛想到這裡,身後就傳來了一陣小跑的聲音。

白洵略微一怔,悄悄的用眼睛的餘光往後一瞥,就看到楊天寶已經跟了上來,手指不時的擦著自己的眼睛,眼角跟鼻尖都有些紅紅的。

到了白洵身後,她一言不發的緊緊跟著,好似一個剛剛受過氣的小媳婦兒一樣。

不是吧,這都趕不走?白洵有些懵。

再看看楊天寶那強忍著淚花的樣子,還真讓他禁不住生出幾分不忍。

但剛剛才假裝發過火,又不好去安慰。

算了,還是繼續硬著心腸吧,就是讓她覺得在自己身邊待得不如意,然後知難而退才是正事。

白洵先是在周邊溜達了一圈,讓自己對於周邊有所了解。

他學的是新聞學,所在的文理學院坐落於海淀北土城西路197號,西鄰京航,南邊不遠就是京影,應該說位置相當不錯。

而距離學校最近的小區,便是東邊的迎春園。

這是一個建立於90年代初期的老小區了,明顯帶著那個年代的建築風格,充滿了老舊的痕迹,管理上也不像一些新的小區那般的規範。

不過好在裡面的設施還是挺豐富的。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距離學校近。

白洵估摸著,就算是跟宿舍樓比起來也差不了多少。

那就選這裡好了,舊點歸舊點,裡面好好收拾一下就成了。

這般想著,白洵便調頭出了小區。

楊天寶緊緊的跟著白洵的腳步,在跟著白洵轉悠了半天之後,此時的她,早已經忘記了之前的不愉快,看著白洵背影的目光中,也帶著幾分疑惑。

她不太明白,白少在這種老小區裡面轉什麼,是在找人嗎?

可自始至終,也沒看到,也沒看到他跟什麼人有接觸,就直接調頭走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