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與李庭雲、秦鳶平起平坐的,整個婚禮上,只有他雷凌。

「感謝大家能夠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參加我孫女的婚禮。」

「良辰美景,喜結良緣。」

「千里姻緣一線牽!」

「為了不讓在座賓朋久等,由老夫親自為孫女主持婚禮!」

……

台上的禪德,出口成章,直接充當了司儀主持人。

「嘩嘩……!」

聽到禪德一番話,台下眾人紛紛鼓掌,引起一片掌聲。

「好!」

「吉時已到,有請新娘、新郎登場!」

伴隨着眾人熱烈的掌聲,禪德直接遠處婚禮正式開始。

隨着禪德說完,一首《給你們》美妙音樂,瞬間將現場氣氛烘托,把天下所有人帶入了氣氛中。

茅十八,一身亮麗的西裝,挺拔著身軀,攜手與穿着潔白婚紗,捧著鮮花的小彤,隨着伴娘、伴郎的陪伴下,一步步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是一個喜慶的日子。

一對新人終成眷屬,在眾人的見證下,即將成為喜結連理。

嘩嘩……!

台下掌聲不斷,將氣氛推向了浪潮。

「小彤好漂亮?」

台下的李珊珊、蘇夢、東方月,都露出羨慕的目光,看着台上穿着潔白婚紗小彤。

此時,小彤就是眾人眼中的女神。

每個女人,最漂亮的時候,就時穿上潔白婚紗,綻放這屬於她的一面。

這是每個女人的夢想,所以沒有經歷過的女人,難免心裏會感到羨慕或是嫉妒。

看到李珊珊與蒂娜兩人的樣子,雷凌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因為,在他幾個老婆里,只有花小蕊跟他舉辦過婚禮,所以他欠李珊珊、蒂娜一個婚禮。

「珊珊、蒂娜?」

「不如我們也補辦一個婚禮吧?」

經受不住內心的譴責,雷凌有些難為情的樣子,看着李珊珊、蒂娜突然問了一句?

李珊珊、蒂娜可都是雷凌孩子的母親,他雖然不能一碗水端平,但至少也要做到自己應有的責任才對?

聽到雷凌突然這麼一問,李珊珊、蒂娜兩人愣了神,看着雷凌的她們,居然流下幸福的眼淚。

「雷凌,你早就該這麼說了。」

花小蕊有些責怪雷凌,李珊珊、蒂娜雖然嘴上不說,等她們等待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

「那我呢?」蘇夢聽到沒有她自己,她急忙開口問向雷凌?

「算我一個!」

東方月也不甘示弱,居然選擇八隊進入。

雷凌老臉通紅。

蘇夢與東方月完全就是在湊趣,什麼事情都想插上一腳。

「珊珊?蒂娜!」

「等回江都城后,我們就補辦婚禮好嗎?」

雷凌懶得搭理蘇夢與東方月,直接問向李珊珊與蒂娜。

「嗯,全聽你的。」

李珊珊、蒂娜微微點頭,兩人對雷凌決定沒有任何意見,因為她們已經是雷凌的女人。

哪怕就算不舉辦婚禮,這也改變不了事實。

「茅十八!」

「今日,我將自己孫女徹底託付給你,若讓我知道你欺負她,別怪老夫對你不客氣!」

台上的禪德,看着茅十八,當着眾人的面,將自己孫女託付給茅十八,這是對茅十八的信任。

小彤,可是禪德的掌上明珠,如今終於嫁人了,作為爺爺的當然有些不舍。

「爺爺你放心。」

「我一定會照顧小彤一輩子!」

茅十八點頭,扭頭看着自己的新娘小彤,及其認真的回答著禪德的問話。

「好!」

「茅十八,你願意娶我孫女禪小彤為妻嗎?不管生老病死,都會陪她到老,一生一世只愛她一個人嗎?」

禪德點頭,便直接進入正題,當着眾人的面,問向茅十八。

「我……願意!」

茅十八看着小彤,鄭重點了點頭說道。

「禪小彤,不管生老病死,還是貧窮富有,你都願意嫁給茅十八為妻子,不離不棄嗎?」

禪德問向自己孫女,這是結婚必須要走的過程,只有雙方同意,才能進行交換戒指的環節。

。 當年,德貴道人主動關閉清玄秘境,主要就是因為鬼子偷襲進入秘境,使得秘境中的防護陣法全部開啟,靈石消耗大增。

清玄派儲備的靈石消耗殆盡,一時間無力補充,難以再維持秘境的正常運轉,所以只能暫時關閉了秘境。

德貴道人期待着喬三石能夠儘快突破到練氣期,然後收集一些靈石,重開秘境。結果在陰差陽錯之下,幾十年過去了,德貴道人的願望距離實現還是遙遙無期。

想當年,地球界道法昌盛之時,華夏境內靈脈聚集的地方有很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以及七十二福地,真正的大門派都已經搶先佔據着各個洞天福地。

只有那些新興的門派和家族,才會請大能出手,在虛空中開闢秘境,成就門派或家族的基業。

沒想到時過境遷,現在那些擁有秘境的門派和家族,日子似乎比駐紮在洞天福地中的要更滋潤一些。

龍虎山有些不上不下,他們建立門派的時間稍晚一些,洞天都被別人佔據了,所以他們只好將門派建在了龍虎山。

龍虎山屬於七十二福地之一,修鍊條件比起那些洞天來自然略遜一籌。不過龍虎山走的是紅塵道,並不是一味閉門苦修,所以這對他們的影響不大。

到了現在,在修鍊界整體衰退的情況下,龍虎山反倒成了矬子裏的將軍。他們不僅在修鍊界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還混成了公認的道門領袖之一,真可謂世事無常。

但是,龍虎山終歸沒有自己的秘境,僅靠福地中的靈脈支持門人修鍊,總有一種入不敷出的感覺。

不過這也沒有辦法,地球界能夠開闢秘境的大能,至少也要是分神期真尊以上的修為才成,這樣的人早在幾千年前就都已經離開,前往外界尋求機緣了。

現在即使把各派隱藏起來的金丹真人甚至元嬰真君都加起來,也開闢不出新的秘境來,境界不夠呀!

要不然怎麼說,修為才是硬道理呢!

一場元氣化雨,把療養院中的修士都驚動了起來,一位恭恭敬敬等候在高星宇別墅門外的獨臂老人,也沐浴在靈雨中。

只過了片刻,他就感覺到自己沉寂多時的修為,似乎有了一絲提升。

老人無比驚訝的環顧四周,這是哪位大修士在施展手段呀?

一張弱化版的春風化雨符,大概耗費了聚元陣中兩成的元氣,這也是高星宇要先和張清源打招呼的原因。

不過,高星宇將元氣化雨覆蓋在聚元陣上,還會有大部遊離在外的元氣被聚元陣重新聚攏回去,實際上聚元陣中的元氣損失並不會太大。

宋朝暉閉目打坐,鞏固治療效果,宋平在他的旁邊為他護法。

張清源看了兩人一眼,雖然不知道高星宇為何會出手相助,但這父子倆一個養氣七層,一個養氣六層,修為算是不錯了,因此他也準備留下一個善緣。

張清源束音成線,將聲音控制在幾個人的範圍內,對宋朝暉說道:「鞏固療效,藉機夯實自身的基礎。你要盡量控制住,不要強行突破,否則對今後發展不利。」

打坐中的宋朝暉不能做出太大的動作,只能微微頷首,表示自己明白了。

高星宇笑了笑,對宋平說道:「令郎剛突破養氣六層不久吧?

張道友的話說得很對,現在他體內水火相濟,尚未消失,配合他自身的金土木三靈根,在他的體內形成了五行均衡的假象,似乎突破在望。

但他體內的水、火元氣都是無根之木,很快就會中和消失的。與其現在強行突破后根基不穩,今後再無寸進,還不如藉機調理身體,為自己重鑄根基。」

宋平並不傻,否則他也不可能在離開門派的支持后,還能修鍊到養氣高階。

他聽張清源和高星宇先後開口,勸兒子不要冒進,而是先打好基礎時,心裏自然明白,這是高星宇和張清源兩位大修士看出了兒子修鍊的隱患,所以才婉轉相勸。

宋平從小被雁盪派收為弟子,開始了修鍊生涯。不過他並不是雁盪派歷屆掌門所在的長支,而是屬於三支。

俗話說: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

雁盪派正是如此。

一個立派不足五百年,最多時也不超過百人的小門派,居然搞出了五個分支。

他們的本意是互相競爭,互相制衡,起到一種平衡的作用,不成想這樣一來,使得雁盪派陷入到了無休止的內耗之中。

直到二十年前,新掌門上位后強勢改革,他用鐵腕手段將各支收編,在此過程中,各種手段層出不窮,難免會誤傷一大片。

宋平就是被誤傷者之一。心灰意冷之下,他帶着拜入雁盪派不久的兒子脫離了師門,從此成為散修。

雁盪派雖然並不入流,功法也沒有特殊之處,但多少是由築基期巔峰的修士所建立,歷年來也出過不少築基期和練氣期修士,修鍊還是很系統的。

張清源和高星宇都已經發現,別看這父子倆的修為僅差一層,看似兒子宋朝暉的發展潛力更大,但其實他的基礎遠不如宋平紮實。

如果他再勇猛精進,試圖突破到養氣期高階的話,今後很難彌補根基上的缺陷。

修者的路,全靠自己來走。張清源和高星宇做出暗示也就夠了。他們見這裏沒有別的事情,便離開了聚元陣。

張清源是特勤組輪值的顧問,雜事比較多,這邊沒事了,他也就跑回辦公室繼續值班去了。

高星宇一路緩步慢行,也準備回自己的房間去。

剛走到別墅跟前,高星宇心中一動,龐大的神識隨着念頭瞬間發了出去。

這裏是特勤組的根據地,修士眾多,因此高星宇的神識沒有放出太遠,僅將他身體周圍百米方圓監控起來。

從神識中高星宇發現,一位養氣期七層的獨臂老人,正站在自己別墅的大門外。之前見過兩次的魏毅康,此時也站在他的後邊。

高星宇繼續向前走,邊走邊想:這位獨臂修士,應該就是昨天韓向忠對我提及,約好在今天來拜訪我的人吧。不過自己心中為什麼感到有一絲悸動呢?

。 李皓凝視着她道:「你有男朋友嗎?」

「我平時工作太忙了,沒有時間交男朋友。」木蘭花回了一句。

她當然沒有,不然也不會去相親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但正輕輕抱着他的李皓試探道:「木小姐,我也沒有女朋友,家裏人催的緊,不如我們試着交往看看?」

「啊,我的工作是警察,平常沒什麼時間陪你約會,你不介意吧?」聽到李皓的話,木蘭花稍微驚訝了一下,但想到李皓那天英勇的舉動,她對李皓還是挺有好感的。

何況只是試着交往,又不是立馬結婚,試錯的成本能有多嚇人?

李皓道:「我是一名醫生,平時的工作很忙,下了班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在家待着。不用出去逛街什麼的,我求之不得。」

「我沒什麼假期,還經常需要加班。」木蘭花尷尬道。

「沒關係。我最大的愛好是研究美食,只要你下班回家,有興趣吃我做的食物,這就夠了。」李皓隨口說道。

木蘭花點頭道:「哦,那好吧。」

聽她答應,李皓抱着她的手微微用力,說道:「我扶着你,你試着游一游?」

「還是不了吧,我有點緊張。」木蘭花抱着他的胳膊道。

李皓也不勉強,說道:「那上去嗎?」

「你不游嗎?」

「沒事,走吧,我扶你上去。」

都確定戀愛關係了,這一趟簡直超額完成任務,游不游泳,是次要的。

李皓將她牽到泳池邊上,率先一步從扶手上,又轉身將她拉上來。兩人親密的一幕,落在林媽眼裏,頓時對林天賜恨鐵不成鋼道:「兒子,你看看人家。木小姐跟你相親的,現在人家已經開始交往了。」

「知道了媽,但感情這種事,真的沒辦法勉強嘛。」林天賜無奈道。

「還有二十天了,要不你聽老媽一句,我覺得靚靚就挺好的。雖然長的差了點,但前凸后翹,性格也不錯,一看就是持家的女人。」林媽建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