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到不是第一次聽說生死擂台,也不是第一次經歷生死擂台了。

只是沒有想到,這種在大夏流行的東西,時至今日,在海外居然也依舊十分流行。

秦風皺了皺眉,決定還是先打聽一番。

畢竟,雖然都是從大夏流傳過來的東西,但就拿唐人街打比方,唐人街不是也融入了很多米國的特色嗎?

漂洋過海又歷經了不知道多少年,不知道生死擂台在米國這邊,有什麼變化。

秦風估計著未必能像大夏的生死擂台那樣乾脆利落。

秦風經歷過兩次生死擂台,一次事在西南苗疆,一次是在魔門當中。

都是一對一的對決。

可這一次,趙豪帶了這麼多人過來,恐怕不是一對一就能解決的事情吧?

秦風皺了皺眉,等待葉輕眉繼續說下去。

葉輕眉的唇色已經開始有些發白,抿了抿繼續說道:「魁星踢斗,就是我們海外這邊,大夏武道當中解決麻煩的辦法。」

「生死擂台的一種,不過和大夏有很大的不同。」

「大夏的生死擂台,不是一對一嗎?我們這邊的——」

葉輕眉說著咬了咬唇:「是一個人,打九場。」

「而且必須每一場都要勝利,不然的話,就算是失敗!」

葉輕眉此言一出,秦風心裡也難免覺得有些震驚。

倒不是因為別的,一個人打九場,對於葉輕眉來說,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這種事情,簡直比之前參加東瀛武道交流大會的賽制還要更不公平。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裡的一人打九場,根本就沒有什麼休息時間。

一個人一直站在擂台上。

就算是車輪戰,恐怕都要給耗的夠嗆。

如果是秦風遇到了這樣的擂台,到不會害怕。

可眼下的葉輕眉呢。

已經嚇得一張俏臉煞白。

估計是因為不願意在自己討厭的人面前落入下風,才一直勉強支撐自己到了現在。

秦風看著葉輕眉的這幅模樣,忍不住皺了皺眉,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輕聲詢問葉輕眉。

「要不然,我替你上?」

葉輕眉聽了秦風的話,堅定無比地搖了搖頭。

雖然那搖頭的幅度很小,但是不難看出,葉輕眉心意的堅定。

「我們龍門的實力,按理來說,根本就不用擔心千門到底如何。」

「如果不是因為米國那邊上層的扶持,千門很難達到一個和我們並肩的地步。」

葉輕眉說著,咬了咬泛白的嘴唇:「如今我孤身一人,可這裡有千門的上千名精銳,如果我不肯答應,對方恐怕不會輕易放我們姐弟二人離開!」

秦風沉默著,沒有說話。

但實際上,秦風的心中,在暗暗分析著這一切。

今日的千門,明顯是有備而來。

說不定是已經知道了趙龍和麥克的那件事,故意借著葉鷹揚的事情發難。

好消息是,趙豪現在真的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司機。

並沒有絲毫的防備之心。

這就是不幸當中的萬幸了。

不然的話,就只能硬來,強行帶走這對姐弟。

而且,趙豪今天真正的目的,恐怕也根本就不是什麼葉鷹揚,也不是什麼別的。

更不是為了他的父親報仇。

真正的目標,做這個局的目的——

想必是葉輕眉!

趙豪如果得到葉輕眉,那麼基本上就等於得到了整個龍門。

畢竟葉輕眉,可是龍門真正手握實權的人。

而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無論在趙豪得到葉輕眉之後,葉輕眉是否放權給葉鷹揚。

趙豪都可以坐享其成。

第一個可能性,葉輕眉帶著龍門的實權嫁過去。

將來,整個龍門就是趙豪的囊中之物。

第二個可能性么……

葉輕眉就算放權給葉鷹揚,說實話,葉鷹揚也不是什麼能擔得起大任的。

沒看今天趙豪稍微一用計,葉鷹揚好像生怕自己不上鉤似的。

到時候,趙豪就算是想要吞併龍門,輕而易舉。

。 再次試鏡。

秦觀博站在試鏡的房間門前,深吸了一口氣,舌頭在頂著口腔做了一次全方位的面部放鬆。

然後,他露出八顆牙齒,笑得臉上都是馬上就要見到心上人的開心,稍稍彎腰,輕輕地推門而進。

吉祥:「歡迎光臨。」

這是女主見初戀走了過來,趕緊到門口迎接的第一句話。

師徒兩個就跟商量好了似地,秦觀博從推門那一刻開始就已經在表演,吉祥也是在秦觀博進門那一刻就開始考驗起來。

秦觀博在聽到吉祥說「歡迎觀臨」,他就知道這是吉祥在考驗他,並且直接幫他對詞,他還挺高興的。

雖然沒有台詞,但是這一次是師傅親自給他對詞了呢。

他保持著微笑,始終看著自己的左前方,彷彿那裡真的站著一個說「歡迎光臨」的女孩。

然後,他回頭快速看了一眼,就好像身後真的有一些夥伴和他一起來吃雞肉一樣。

回頭那一眼只是瞬間,立即他就又把臉和眼睛轉過來,看向側前方,依然甜蜜的微笑著,「看見」女孩的微笑。

……

試鏡結束,秦觀博又從吉祥處領了一張紙。

好奇同學是真的好奇,他試鏡一次就讓回去等消息。他又坐回等待區等著秦觀博試鏡完畢后一起回去。

沒想到秦觀博第三次從試鏡室出來,又拿了一張紙。

秦觀博沒有任何解釋,坐下就直接打開紙張看了起來。

這一次又換了一個角色,是《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裡面的富三代,也就是世代都做鬼怪僕人的最新一代人。

這一次台詞的對話基本上都是富三代的,也就是秦觀博的。

秦觀博看到這樣的台詞,他就知道這一次吉祥可能是真的給他機會了,喜滋滋地開始琢磨台詞。

好奇同學掃了一眼秦觀博這一次的台詞,忍不住嘆了口氣,「哎,親傳弟子就是不一樣,角色都是換著試的。」

可是也只能羨慕,除此之外什麼都做不了。

乖乖陪著就行了,儘管秦觀博沒讓他陪,但是關係打好了,以後也許秦觀博拍戲,有機會的時候能帶一帶他呢!

秦觀博第三次試鏡就是打電話。

鬼怪為了救女主,破壞了很多車。

他在網上看到這件事情之後,就猜測是鬼怪做的,並且在得到鬼怪證實確實是他幹得后,他立即打電話給爺爺和爺爺的秘書進行相關處理。

首先他給爺爺打電話。

秦觀博拿出自己的手機,快速走動著,並非常急切地對電話另一頭地人說道:「爺爺,聽清楚我下面要說的話,就是叔叔……」

好像電話那頭在質疑什麼。

秦觀博閉眼無奈地反駁道:「不是,不是我,是叔叔啊!」一副大人不重視小孩子說話后的委屈。

接著秦觀博換了一個手拿手機,語速都變快了,他說:「金秘書,聽清楚我下面要說的話。

現在開始,要動員我們集團所有的秘書室和網……。」

電話對面彷彿又產生了質疑。

秦觀博立即無奈否認道:「不是,不是我。」

電話對面可能又說了什麼質疑。

秦觀博有些急了,聲調也尖銳了一點道:「都說不是我了。」

吉祥點點頭,沒有點評,而是囑咐了一句「回去等電話吧,晚上叫上徐老師一起吃個飯。」

這次沒有再給他紙張,秦觀博心裡又沒底了。

現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等待。而且他還不知道吉祥讓他回去等電話,是等著角色的電話,還是吃飯的電話。

可是,還不敢問。

就,很難受。

秦觀博這樣三次試鏡的人,是全場唯一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報名試鏡的學生。隨著他退出房間,試鏡也基本就結束了。

秦觀博的表演老師言午,也一直在吉祥的試鏡現場。

言午剛畢業兩年,表演專業畢業后直接應聘上了古城音樂學院的表演系老師。

古城音樂學院以音樂見長,表演比較弱,向吉祥這種組織整個劇組來現場試鏡的影視劇組比較少。

他也是從收到吉祥要回學校選人的消息后,就開始積極的配合,給有意向的同學特別的輔導。

就是期望學生們能夠在畢業前就有機會進劇組鍛煉和實踐。

試鏡現場,他也是一直在忙前忙后。

此時,試鏡基本上結束了,他也沒看出來吉祥到底選擇了那個學生,哪怕小配角,吉祥也沒有當場錄用。

就是秦觀博也是,試了三次,他認為絕對沒有問題了,可是吉祥還是讓回去等消息。

他心裡有些不甘,見吉祥劇組人員開始收拾資料,準備撤的時候,他走到吉祥面前試探道:

「吉祥導演,哪幾個學生可能有機會啊?」

言午來古城音樂學院當老師的時候,吉祥已經畢業。他認識吉祥,吉祥不認識他。

但吉祥對母校老師的尊重和禮貌還是有的,「老師,別著急。咱們學校是我現場試鏡的第一個學校,後面我還要去其他學校。

你們該上課就上課,我選定了后,就會和學生們聯繫的。」

言午還是想有個確切信息,他又問道:「秦觀博也不行嗎?我看你給他三次機會呢,一個角色都不符合嗎?」

這位老師也是赤子拳拳了,吉祥笑道:「不,他三個角色都可以。您是他的老師嗎?」

聽到秦觀博都可以,那就說明秦觀博是可以參加吉祥新劇拍攝了。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關係不一樣。

想到這一點,言午又有些沮喪,但還是點頭回道:「是的,我是表演系老師,給秦觀博他們上表演課。」

吉祥鄭重了起來,伸出一隻手,保持著微笑道:「謝謝老師,您把他教得很好,謝謝。」

得到吉祥突然的感謝,還有要和他握手的動作,言午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不用不用,職責所在,也是學生們自己肯上進。」

到這個時候,他都不是只表揚秦觀博,而是全部學生,可見人品還是正直的。

吉祥上下一打量言午,大約一八三、一八四的個子,長身玉立,身材瘦削,長眉大眼,鼻不修也挺,唇不點而朱,也是一個帥哥啊!

握上言午的手,吉祥笑問:「老師,要不要也試個鏡?」 七尋的得到的傳承中,其實也有傳音符的繪製之法,但那是靈符,可萬里傳音,以靈玉刻繪,屬於七品符,除了可傳音之外,還可傳遞影像,以七尋現在的修為,是無法繪製的。

但猴哥拿回來的這個傳音符,只有四品,屬於簡化版。

優點是繪製起來更容易,成本更低。缺點是可傳音距離只有千里,並且只能傳音,不能傳視頻。這也是到了東海域之後,哪怕急於傳遞消息,辛若暇也沒想過發傳音符給他遠在京城的王叔辛不降的原因。

七尋研究了一下,她現在只能繪製三品符,這傳音符哪怕是簡易版,以她目前的修為,也繪製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