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慕沉磊還真是個喪心病狂的傢伙了。

但仔細想想,慕沉磊也挺可憐的。

這正好應了那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看來她參加完司徒清珊的葬禮之後,就要參加許星星的葬禮了。

慕夏微微一挑眉,面上沒有喜也沒有哀。

說到底,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她跟許星星和慕沉磊的恩怨,就此畫下句號。

就在這時,教室門口忽得響起了敲門聲。

「歐陽老師。」

慕夏抬眼看去,只見消失了一個晚自習的羅晴正精神抖擻地站在那兒。 「姓名!」

「高文。」

「從哪兒來的?」

「祭奠村。」

「祭奠村?我不記得那兒有什麼你看什麼?說,你為什麼打人!」

「我沒打人」

「沒打人?那他倆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雞鳴關內。

軍營。

一臉黑的跟個包公似的壯漢,瞪著雙銅鈴大的眼睛看著高文。

高文「」

就找茬是吧?

連點掩飾都不要了是吧?

他得有多大得能耐,才能在這兩位得臉上打出『梅花印兒』還能在那身廢銅爛鐵似的鐵皮上印出牙印兒?

明明就是這倆二貨兒腦抽了,跑去調戲狼朵朵后被咬了怎麼著就成了他打人了?

再看對方這態度

高文白眼一翻,當著黑胖子的面直接隱形!

疾風步!

下一秒。

四周七八名道士手裡紛紛亮出法器,把整個帳篷里照的跟個燈籠似的。

直接把某人給被逼了出來

高文「」

過分了啊!!!

要殺要刮你們倒是吭個聲啊,就這麼一直『嘿嘿怪笑』的看著他是個什麼鬼!

被逼出來的高文嘆了口氣。

「行,我認了,人是我打的,是我一個連練氣期都不到的小道士,把你們唐軍中兩名虎將打的抱頭鼠竄宗行了吧?」

「咳咳咳咳這個么」

大黑臉聞言,臉上也是掛不住了。

就見他先是瞪了眼四周看笑話的一眾修士。

然後回過頭,一臉和藹的拉著高文的手道

「大侄子啊,這不是我這個當叔叔的不講道理,實在是你違法了唐軍的軍法這樣吧,我這個當叔叔的也不重罰你,就罰個在唐軍內效命三十年,一切俸祿與唐軍同級別修士等同如何?」

一旁一眾修士見狀,也是含笑點頭。

倒是那個挨了揍的,這會兒跑過來一個湊到高文身邊和他耳語。

「趕緊答應啊,不然你還真想挨八十軍棍,然後被充入先鋒營啊?」

「」

高文看他的目光變得詭異。

小將也不在乎,只是賊笑到

「我和你說我可沒騙你,我這軍職可是左軍校尉,正經八百的朝廷命官,你現在要是不答應我爹,到時候進了先鋒營你可別哭」

高文無語。

他答應啊!

他能不答應嘛!

可話說回來,為啥這長得跟個小白臉似的貨色,會是前面這黑胖子的兒子?

基因不搭啊!

難不成

生孩子那會兒抱錯了?

低頭,拱手。

「小道高文自認有罪,小道認罰!」

「行了,既然認罰,就暫時把你編屬於左軍校尉程程懷默麾下,吶,這是軍令,領了下去吧!」

「喏!」

「行了行了,以後你就跟我混了,咱們兄弟吃香喝辣的」

「你個逆子,給我滾出去!」

「走就走!」

「滾!!!」

看著程懷默狼狽的拉著高文走出帥帳。

大營里頓時一旁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

「我就說他小子跑不了,怎麼著,這就送上門來了吧?」

「你們也是真的壞。」

「我們壞?壞的是老程!你沒看這憨貨為了去拉人,都把他兒子派過去站崗堵門了?」

「噗也是。」

「不過這小子是真的賊,也不枉咱們在他身上廢了這麼大的功夫。」

「怎麼不值?你是沒去看這小子身上藏著什麼東西」

「嗯?他身上有什麼嗎?」

「這」

「其實也沒什麼嘛,不就是一道古神赦令嘛,這玩意嘿嘿嘿!」

「古神?哪位古神?」

「你問我?」

「應該是古西楚那邊,神庭里九歌中某位的手筆不過話說回來,這小子的根骨是真的差,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被那位給看上的。」

「老雜毛,你當貧道眼睛瞎?那小子哪兒是什麼根骨差,那是所有根骨都長到一塊兒去了!」

「噓!!!你這人怎麼還給說出來了呢!」

「哈哈哈哈,神肖子,你這可是扒了陌塵老道的裡衣啊,我和你說,自打看到那小子,陌塵老道士可就盯上人家那一身的『桃花骨』了!」

「嘶難道陌塵老道你不是你都這麼大歲數了」

「滾滾滾,老道不和你們一般見識,都各忙各的去。」

「對對對,這紅葉國里也不是就這一顆好苗子,你們搶個什麼勁兒啊!」

「哈哈哈哈,誰知道,誰知道啊」

隨著一番言論,帥帳裡面也是笑開了花。

這就是不在自己地盤上打仗的好處。

看上什麼就搶什麼!

無論是天才地寶、神兵利器、兵馬城池,還是人才!

只要看上眼的,隨便找個名頭就能把對方忽悠上自己的賊船!

當然。

也只是唐軍才能這麼去做!

畢竟這個世時,是只屬於大唐的時代。

唐風!!!

「哈哈哈,小高子,我們唐軍大營里怎麼樣,是不是比你在那破宅子里住著束縛多了啊!!!」

一隻手拉著高文的臂膀,程懷默這貨拉著高文就是一通瘋跑。

看他那激動的小眼神,就跟蕭何遇見了相遇似的,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

至於高文?

高文嫌棄她!

講道理!

這兩個大男人挎在一起算是個什麼鬼?

被人誤會了怎麼辦?

雖然這貨長得還成。

可是

高文還不想出櫃啊!

「哈哈哈,看,你快看,那是我唐軍的御獸營怎麼樣,這麼漂亮的龍馬你見過嗎?」

高文「」

你能不能鬆開我?

「還有還有,我和你說,這次同來的隨軍軍士中,可是還有著幾位花容月貌的仙子,哈哈哈,只要小高子你叫我一聲大哥,大哥保准幫你把她們給約出來見上一見!」

「呃」

「咦,怎麼了?」

「你沒有龍陽之好啊?」

「你這有辱斯文!」

一把甩開高文的手。

他才不是什麼鬼的龍陽之好!

等程懷默回過神。

就看著高文就勢不斷往後退。

看那模樣。

居然是

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