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的本能讓佟麗婭扭轉身體,舞蹈般不可思議地將身體向後仰成了九十度,那隻腳便踢了個空。而佟麗婭腳尖輕舒,卻是一腳踩在了從昏暗中冒出來那機械殺手的胳膊上,然後迅疾倒飛出去!

空中,佟麗婭翻出兩個跟頭,然後釘在了簡易房的房頂。

面前這個襲擊者,也是一名機械殺手!從體型上看,與之前在集市上刺殺佟麗婭和李鑫岩的機械殺手一樣!落在屋面上,抬頭一望,佟麗婭暗呼一聲:「這裏竟然也有機械殺手!?」對面的一片混亂中,竟然遠遠近近有六七個機械殺手陸續出現在屋頂之上!

佟麗婭咬了咬牙,她算來算去,還是沒有算到這裏竟然也有貴族們的機械殺手埋伏!

「PS100!你來對付房頂上這幾個,傢伙,我下去收網!」佟麗婭大呼。

武力面對這些機械殺手並不是首選的戰鬥方式,畢竟佟麗婭是肉身,面對機械殺手沒有力量上的優勢,佟麗婭腦筋一轉,既然PS100面對跺在垃圾掩體後面的私兵們沒有什麼優勢,那乾脆大家交換一下攻擊對象,這樣佟麗婭能夠利用行動上的靈活先收一部分私兵,而PS100也能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子彈將對面這六七個機械殺手轟個半殘!

佟麗婭翻身在空中一個迴轉,便落在了地面上,身形如燕,越過障礙物,一把抓住地面上已經被金屬網兜在一起,正在掙扎的私兵們,順手拾起一柄鐵棍,將金屬網的網角釘在了垃圾障礙物的縫隙之中。這些障礙物都是鋼鐵傢伙,看着沒什麼用,但是想要把他們移開卻是幾乎沒有可能。

待得佟麗婭如法炮製,將五六張網子都收緊在機械垃圾上,屋頂的機械殺手已經有三個從房頂上被機/槍子/彈轟倒下來,直挺挺地躺在了地面上。

「嗯!不錯!」佟麗婭贊道。

可能是感覺到了屋頂的危險,剩下的四名機械殺手沒等到PS100開槍,先行從屋頂跳了下來,落地之後,就向著佟麗婭撲了過來。

佟麗婭卻不正面相抗,轉身又腳踏垃圾障礙物,輕飄飄地用手勾住了屋頂,然後蝴蝶樣飛上了簡易房的屋頂,指着地面又叫道:「他們怕子彈,PS100,繼續轟!」

但是PS100卻有了不同的想法。他轉而對着「客」字型大小房門前維持秩序的警衛們叫道:「你么也都過來!放開身後的那些無編號機械人!他們只要能夠戰勝面前這些私兵,這一批的無編號機械人全部無條件贈送公民編號!」

佟麗婭愕然,低聲笑道:「哈,行么,還會弔動平民的積極性了!」

……

同一時間,千鳥閣的宴會廳里,李鑫岩也再次拿出來簡化版機械戰士軀體的全套製造方案,投射在了宴會廳中央的全息投影上。

「今天,我再一次把這個身體的設計拿出來,作為一個福利降價給大家發售!上一次,怪我,沒有說清楚這具身體的完整能力,更沒有將這個東西給所有的朋友們展示清楚,所以有的朋友看見了,但是大多數的朋友們卻根本沒見過這具機械戰士身體的好處!」

「刷」的一聲,李鑫岩將自己的上衣脫了個光。

他強壯的身體連同身體上閃著青色光芒的流線,一併展示在眾位貴族的面前。因之前佟麗婭給他做過手術的緣故,李鑫岩的胸前有一道豎着的開口,尚未完全閉合,所以他用一塊黃金擋板改在了胸腹之間。這一會兒身體赤/裸,黃建擋板上便反射著灼灼的亮光,讓人沒感覺出來身體上的傷,但是覺得這具軀體的品味背着金黃的色的反光加持地又高貴了幾分!

「哇!」機械人也有讚美之語調。

「李將軍!你是說今天這具軀體的方案打折出售?」N223早已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高聲問道。其他貴族們也站起身來紛紛嚷嚷:「什麼價格?什麼價格?我要我要!」

李鑫岩像人類的健美運動員一般,略略做着一些鼓動肌肉的動作,將身上的流線與養眼的姿勢一幅幅呈現在眾人面前,嘴裏回答道:「不多不多,這一副軀體的價格今日只需要400萬就可以到手!」

「四百萬!我有!我有!並不是多難的事情嘛!」N233叫道。

李鑫岩指了指服務員:「服務員們就在你們身後。」然後又繼續展示著自己這幅身體的優雅與強壯。

「眾位且慢!」

就在這時,有一個不太和/諧的聲音在離李鑫岩不遠的地方響了起來。眾人扭頭去看,正是N45。

「今天我是看出來了,從這一次宴會的開頭到現在,李鑫岩大人,你一直在從我們的口袋裏面在掏錢,聽說您跟囚鳥大人的關係不錯,你的私人領地能開在機場東邊,想必也是得到了囚鳥大人的首肯,但是今天有一點我倒是覺得很奇怪!之前你的兩道計劃,如果囚鳥大人是同意了的,那為什麼今天他不親自來這裏向大家作個說明,而是只有李將軍您一個人在這裏自說自話地演示給我們看呢?」

「另外,李大人你說你的這幅軀體不錯,那給我們展示一下這副軀體的戰鬥能力如何?」

。 不滅神山再次啟程,沿着星空古道的主幹道路,一直往前飛行。

星空古道的主幹道路,是枝杈道路的數千倍寬,綿延向無垠的星空深處。

道路並不是一條筆直的直線道路,而是曲曲折折。

因為這是在避開一些星空大淵和奇異的危險之地,那裏有可怕的吞噬力,宇宙風暴,還有恐怖的星空生物潛伏。

宋老帝被一隊帝兵押著,在星空古道的前面帶路。

一連走了好幾個月,宋老帝的速度慢了下來,因為已經快到地方了。

「看,那裏的星空古道斷裂了,有個缺口。」

宋老帝指著前面說到。

那裏,黑漆漆一片,是一個億萬丈大的缺口,形成了天淵,像是被可怕的星空生物一口硬生生的咬走了似的。

缺口處,可見令人森寒的牙齒印。

姬昌帶着幾個帝兵去那裏檢查,人站在牙齒印上,就如站在一座神山中一樣微小。

可見這星空生物的巨大,絕對是龐然大物。

順着缺口處往外張望,有劇烈的星空風暴呼嘯而來,吹得人站立不穩。

一個斬道三次的帝兵差點被宇宙風暴捲走,姬昌一把拉住了他,但也讓眾人驚出了一身冷汗,急忙退後了幾步。

一般的宇宙風暴,大帝是不會在意的,可這裏的宇宙風暴,太強烈了,已經可以傷到大帝了。

而且,四周沒有任何星球,很大可能都被宇宙風暴給摧毀了,足見這風暴的恐怖。

宋老帝指著宇宙風暴的中心,道:「那顆古星,就在風暴眼中心。」

姬昌面色微變,旋即冷哼道:「你區區八次斬道,當初就敢進入這風暴眼中心?」

據他感知,就是斬道十次的他,看到這風暴眼都有些心悸和不安。

宋老帝面色尷尬搓手道:「我被一些可怕的怪物追殺,走投無路,只能從這裏跳下去逃生。」

「所以說,我是被逼的……」

姬昌無語。

身邊的一群帝兵都不由側目。

他們押著宋老帝回返不滅神山,將這裏的情況向楊恆彙報。

楊恆沒有在意星空風暴,他只關心那個咬斷星空古道的星空生物有沒有在周圍。

否則,不滅神山都不夠對方一口吞的。

「根據齒印分析,距今最少也有五萬年了,那怪物多半不在這裏了。」慕容老祖沉吟道,「保險起見,還是再次偵察一下吧!」

慕容老祖漸漸成了楊恆的智囊袋,一些問題都能給出很客觀的見解。

「可以!」楊恆點頭。

此事重大,楊素和屎殼郎老祖史珍香親自動手,率領十萬名擅長陣法的帝兵前往星空古道的缺口處,在那裏集體佈陣搜索外面的星空。

「滴滴滴……」

大陣響起了急促的警報聲。

「真的有生靈在附近星空?!」

楊素和屎殼郎老祖史珍香面色都不由一變,看向了大陣的所指方向,卻不由茫然獃滯。

因為。

大陣所指的方向,是整片星空風暴區域,連帶方圓億萬里星空在內,全是生命跡象的顯示處。

「有這麼多星空生物嗎?」

佈陣帶兵們都一陣震撼。

「萬象無極,乾坤借法!」

楊素低喝一聲,將偵察陣法擴大,顯示出了部分區域的生靈模樣,映照在了陣法之中,卻讓所有人都面色獃滯,震撼。

因為陣法的顯化中,那不是很多生靈,而是一個生物。

非常的大,超乎想像,看不見全部,只能看到它部分軀體,身長滿了黝黑色的鱗片,一塊鱗片就有星球那麼大。

它靜靜地懸浮在星空中,似乎在沉睡,隨着它身體的呼吸起伏,那宇宙風暴也一大一小,一張一縮。

史珍香驚悚道:「這特么根本就不是宇宙風暴眼,而是這星空怪物在無意識的呼吸。」

「若我所料不差,宇宙風暴眼的中心,肯定是這怪物的嘴。」

他們駭然失色,急忙向楊恆稟報。

楊恆聽到了,也被驚到了。

他一閃之下,從不滅神山來到了星空裂口處,凝望陣圖,觀察這個怪物。

哪怕隔着陣圖,他也心底發寒,驚悚的涼氣從後背直冒。

這星空怪物,也太大了。

肩頭上,棒棒狀的蒼天之錘傳音道:「大哥,不就是一條食星蟒嗎?怕啥,我一鎚子就能錘死它。」

楊恆聞言一怔,剛才竟然忘了自己還有一個能抗坑打的超級小弟了。

「大黑啊,有你在,大哥感到無比幸福。」

楊恆由衷的感慨傳音。

蒼天之錘得意又開心回道:「幸福的日子還在後頭呢!」

「大哥,要不要小弟錘死它?」

它被楊恆誇了一句,頓時有些躍躍欲試的想要在楊恆面前表現一番。

成為小弟后,還沒真正的出手過呢。

楊恆沉吟片刻,問道:「那顆古星,是不是在它的肚子裏?」

蒼天之錘回道:「在呢,它肚子裏全是星球,畢竟這傢伙就是以星球為食的。」

「大哥要去新世界,不如收服這傢伙為坐騎,它的速度可是非常的快,一般情況下,都是在時空長河裏游泳的,很少遇見它沉睡的時候。」

「平時,還不好抓,滑溜的很,現在時機剛好。」

楊恆心中大動,道:「那你負責幫大哥把它的腦瓜子敲暈,讓它不要蘇醒,大哥要在它昏迷狀態下,將它收服。」

「沒問題,大哥,看我的。」

它就要動手,楊恆卻攔住了它,傳音道:「配合大哥裝個逼!」

說着,他一擺手向四周的眾人喝令道:「不就是小小的一條食星蟒嗎?又有何懼,爾等都退後,本王要施展絕世神通了!」

楊素等人聞言,面色大變。

神王大人竟然要對這條看都看不見盡頭的星空怪物動手。

他們心中震撼又無法置信,急忙聽令退後。

這時,楊恆雙手劃過前胸,面色肅穆,大吼一聲:

「滅世神功,蒼天神錘,殺——!」

隨着他一聲落下,一道烏黑色神光從它的肩頭飛出,在星空迅速放大,變得無邊無際,黝黑的神光讓宇宙都黑暗了。

恐怖而毀滅的氣息在浩蕩,掀起宇宙風暴,讓星空古道上的楊素等人都站立不穩,一個個駭然後退。

「神王大人施展的這是什麼逆天神通,太可怕了!」

他們臉色發白,看着楊恆的背影,敬若神明。

宋老帝驚恐欲絕,心中嘶吼,這個神王大人,絕對是一尊超過了大帝境的老怪物。

「呼~」

星空中,食星蟒感受到了不安的氣息,要蘇醒了,綠油油的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彷彿一片綠色的宇宙海發光了,無邊無際,太可怕了。

可知它的身形是多麼的龐大。

「咚!」

忽然,一聲響,彷彿打雷,又彷彿大地震。

蒼天之錘敲在了食星蟒的腦袋上,撞擊產生的宇宙衝擊波,讓星空古道都一陣搖晃。

食星蟒一下子被打的昏迷了過去。

楊恆趁此機會,開始施展嘲諷之貶。

他大拇指朝下壓,心中默念:「食星蟒,你就是個弟弟,食星蟒,你就是個弟弟……」 黑衣人震怒,自己堂堂化靈境高手,竟被一位聚丹境後期的人逼迫至如此地步。他不在藏拙,體內氣息盡數湧進他的左手。同時,左手手指微曲,散發著一股凜冽氣息。

「獸王爪!」

黑衣人手指宛若一道道利刃,直接朝著楚飛抓去。

「碎吟拳!」楚飛深吸一口氣,他身體內的全部能量全部湧進了那暗琉璃色手掌中,一握拳,以腰帶動全身,直接轟出。

「砰!」兩人同時噴出一口逆血,氣息萎靡。

「怎麼可能!」

黑衣人抹了抹嘴角,他不敢相信。

楚飛晃悠悠站起來,喝了一瓶靈液,看了看對面之人,掏出了水晶頭骨,一拐一拐的來到了他的面前,直接拍在了他的頭上。

那名黑衣人想用手抵擋,但水晶頭骨堅硬無比,根本抵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