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珍暗暗高興,堅持到最後,他一定能勝利。

場下的觀眾有的已經開始着急了:

「這傢伙怎麼回事,挨了那麼多下,跟沒事一樣?」

「趙師姐,手下不要留情啊,要狠狠的揍他!」

不僅是觀眾,趙瑩自己也暗暗焦慮。

這渾蛋真是屬驢的啊,都兩刻鐘了,還是那麼精進勇猛。

不能再這麼下去,否則法力耗盡,我必輸無疑。

看來,必須得冒險了!

又是小半刻鐘過去,楊珍的步伐依舊平穩有力。

趙瑩卻已是嬌喘陣陣,步伐也逐漸慢了下來。

畢竟就算是輕身術,跑起來同樣是需要消耗體內的。

楊珍大喜,挨了這麼多下,總算是等到機會。

他毫不遲疑,拳頭擰緊,欺身上前。

就在這時,卻見趙瑩臉上譏諷之色一閃而過,雙手掐動法訣,向前揮出。

兩個紅色的火球一左一右包抄過來!

楊珍一驚,不退反進,腳下步伐加快,準備搶在火球到來前靠近趙瑩。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趙瑩口中急速念動,又一個火球在她手中生成,隨即被她一揚手,朝着楊珍胸前襲來!

一連三個火球,三道術法,趙瑩耗盡全身的法力,只求一擊制敵。

成敗在此一舉!

她兩手早已各握一個火球,卻一直引而不發。

同時控制兩道術法,即使是兩道一模一樣的術法,在練氣初期修士中,也是極為難得。

最後這道火球,更是她在極短的時間內默念生成!

她趙瑩,資質雖然遜色趙玥兒,但修鍊的天分,絕對不差!

……

當第三個火球迎面而來的時候,楊珍知道,這場比斗,他沒法繼續了。

若是他有修為,此時只要加上一個防禦術法,便可繼續向前。

或者手中有個一階下品的盾牌,也能頂着火球迎上去。

可惜他什麼都沒有。

疾速後退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快速蹲下,雙手護住頭部,口中大喊:「認輸!」

一個無形的護罩出現在他身前,三道火球依次擊在上面,發出一連串「轟」的爆炸聲。

護罩后的楊珍安然無恙。

爆炸結束后,楊珍站起身,看着面前氣喘吁吁的女孩,豎起大拇指:

「你贏了,一連三道術法,很厲害!」

「算你走運,沒炸死你了。」趙瑩咬牙切齒。

楊珍呵呵一笑,轉身下場。

「好!」場下歡呼聲此起彼伏。

他充耳不聞,向著趙玥兒走過去。

「服氣嗎?」小丫頭笑得很開心。

「服氣,」楊珍老老實實回答:「沒有修為,終究是不成。」

「那你還不趕緊修鍊!」小丫頭柳眉倒豎,惡狠狠道:「下次,你可得把場子找回來,否則……」

綉腿不輕不重地踢中楊珍:「我不理你了!」

……

趙瑩的勝利,彷彿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給後面幾人指明了戰勝楊珍的方法。

只可惜,方法有了,卻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這不僅要求你必須有非常靈巧的身法,還得有精細的術法操控能力。

就現在這些學童,有幾人能做到?

在後續的戰鬥,雖然有學童東施效顰,一開始也是給自己加上輕身術。

卻照樣被楊珍輕鬆追上,兩拳下去,當場撲街。

楊珍倒數第二場的對手是那個三靈根。

作為練氣二層圓滿的他,法力輸出更為快速,不僅給自己加持輕身術,還很快補上了防禦。

然而照樣被楊珍追上,多費了幾拳功夫,最終還是被打趴下。

似乎是受這場失利的影響,此人在第二天和趙瑩的比斗中,沒能發揮自己最好的狀態,被女孩用火球轟出高台。

正月二十一這天下午,所有比賽全部結束。

拾柒組最終的成績,趙瑩十一戰全勝,排名第一,楊珍十勝一敗,排名第二,三靈根九勝兩負,列第三。

楊珍,躋身第二輪,已成定局!

然而,真是這樣嗎?

就在這天下午,耿監院終於收到了他期待中的回復……完全不是正統的手段。

除了最後的驅散魔法。

催眠用的夢境魔法。

截斷精神力用的哥布林陣法。

還有烈陽主神祝福后的眼睛。

一系列都沒有按照常理出牌。

不要說皇后沒有反應過來。

就連艾登這個熟悉諾亞的隊友,都沒有反應過來。

好傢夥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238章吞噬成長,生物聚落類型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的閱讀地址:https:///135666/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最新章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全文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txt下載、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免費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

文字鋪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在異世界開網咖、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

。 看來欺負小靈種沒有用,吸收靈氣不是它能控制的,內部解決不了,只能從外部解決了。

雕刻一個玉符掛在身上?

不行,不合適,吸靈玉符雖然聚靈,但可能連自己體內的靈力都吸。

還是陣法更合適,在身上套一個只吸收木靈氣的陣法?

還是套一個吸收五行靈力轉化成木靈力的陣法?

但是陣法需要靈力激活,戴在身上並不方便。

咦,也不一定,她想起一件東西來。

在儲物戒中翻找一番,掏出一個當年買的絡子,有很微弱的聚靈效果,能自行激活。

後來她覺得這聚靈效果實在太弱,大多掛在了洞府里。

這算是燈下黑嗎?

她怎麼就沒想過做一個加強版的聚靈絡子?

只要聚靈而來的靈氣比自行吸收的多,有散溢的不就可以了?

這絡子漂亮歸漂亮,但它的紋路並不符合聚靈陣的陣圖,回想起當初買過的樣式,好像都沒有和聚靈陣有關的圖案……

她眸光動了動,找到線頭,一邊拆絡子,一邊想之前怎麼就忘了研究原理呢?

等她拆到中間的部位,視線內出現一根細細的銀線,她小心避過這根銀線,繼續拆,隨着圖案全部拆開,露出銀線的全部。

銀線上穿着幾顆比芝麻略大的不規則珠子,白瑧杏眼眯了眯,識海中出現一個極其簡易的五行流轉圖案。

這幾顆珠子竟是黃階一品的五行靈材,她捏起那細細的銀絲仔細打量,這麼簡易的五行陣,能有聚靈效果,功勞應該都在這銀絲上。

她指甲一掐,銀絲瞬間斷開,幾顆珠子漸漸蒙上了一層灰色。

她心中一跳,莫非這就是她想找的低耗損材料?

根據上課時所學,修真界的材料識別方法大多通過外觀和性能,或許還有重量。

白瑧進階融合后,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她發現神識其實很強大,能看到極其細小的東西,比如靈元,比如靈材的結構。

其實,單以肉眼,甚至是靈力蘊與眼內,都是看不到靈元的,除非靈元匯聚成靈氣,才能被肉眼察覺,靈材也是如此。

她發現,靈材其實是靈元和非靈物質的組合,區別只在於靈元的顏色、數量、大小,非靈物質的多少。

一般非靈物質越少,組合種類越少,代表此種靈材越純粹,品階也較高。

有了這個發現后,她習慣以這種方式分辨靈材,因為各種靈材的靈元組合一般都是特殊的。

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耗神識。

她凝起三成神識再次掃向銀絲,識海中出現的畫面慢慢開始放大,一團團靈元組成的球出現在她面前。

靈材中的例外——融石,它的結構最複雜,就是一團團五行靈元攢成的球,而且顏色大小甚至數量,都沒有定數,對它的屬性,白瑧至今都不太了解。

但這不妨礙她知道這是融石的靈元組成,且這銀絲中有五成都是融石,一成是深淺不一,大小不一的木系和水系靈元,其它大多是非靈物質。

凝了凝眉,睜眼看向兩端的珠子,正是木水兩系。

白瑧不禁懷疑,難道融石還有電線的作用?

她摸了摸下巴,融石的靈元組合很複雜,這也不是不可能!

果然人民群眾的智慧是強大的,只是融石非常脆,這銀絲顯然是有一定的柔韌性的,裏面加的應該就是非靈物質。

融石普遍用於煉製靈墨,難道加的其它靈材其實是多餘的?

或者是比例不對才不能長久留存?

她以前都沒有懷疑過……

或者是煉器手法不同,產生的效果?

神識再次掃向銀絲,其上並沒有手訣印記,不過也許是因為她知道只是一些基礎手訣,所以沒看出來?

這可能性不大,保險起見,還是問問「略通」的初玉師兄。

她摸出傳訊玉符,給初玉發了一條消息,之後便摸出一塊品質極高的融石來。

取出她的煉器小鼎,直接將融石丟了進去,又塞了塊火靈石在陣法中。

融石還未始融化,她就接到了初玉的回信,說他馬上過來詳談。

白瑧捻了捻指頭,看來,或許、可能這位也沒用過融石煉器。

盯着鼎中開始慢慢融化的一坨,她開始懷疑修生,難道以前加的那些材料都是白加的?

以前她只學了些普通陣法,考慮的更多的是怎麼將陣圖畫好,對於激活后的陣法,從沒探查過靈材的消耗情況,因為陣法被激活,只要陣眼的靈材不消失,就會一直存在。

這也是課上學到的,只是偶爾會想找一種低消耗的材料,但她其實根本不了解靈材之間的工作原理,也無從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