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柳席即將收回火焰之時,就見到那菩提化體涎在異火的灼燒之中,逐漸從其中飄落出眾多翠綠的粉塵沉澱。

這種粉塵徐徐落下,但卻並未徹底脫離這團菩提化體涎,而是在其底部位置不斷的凝聚,轉眼間,便是形成了一枚不足拇指大小的翠綠色珠體。

在翠綠色珠體成形的霎那,這枚珠體立即從中脫落而出,隨後在柳席一把抓進手裡。

翠綠珠體的觸感並不光滑,反而是顯得有些粗糙,但手掌握著它,卻是能夠感受到一種勃勃生機。

「這就是……菩提子!」

7017k張寧嘴角微微抽搐,他感覺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陷阱,「玉帝,卑職位卑言清,這樣不好吧!」

玉皇大帝笑了笑:「別謙虛,你的空間之力,太適合作這種跨宇宙的任務了,有危險也可以跑!」

張寧翻了一個白眼,「什麼事?」這麼無奈道。

玉皇大帝捋了捋鬍子,「西方神界,需要你去一趟!」

張寧斜眼看向玉皇大帝,「你看我有幾條命?」

玉皇大帝尷尬的笑了笑,「確實需要你去!」

「為什麼?」……

《武夫當立》第二百五十四章還有任務 夜裡凡楊遊走在雙慶市的各個街道,今天並沒有遇到什麼精怪,和神奇的事情,凡楊鬆口氣的同時,感覺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這兩天應該是覺醒大爆發。

可是這樣的時間裡,卻安靜得可怕,難道是因為隱部的人出動了,不過應該不會啊,他們這才是來的第二晚,不應該有這個能力才對。

「何況他們中還有人受傷,不會這樣快就恢復了吧!」

如果不是他們那城裡的妖怪,都到什麼地方去了,這還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凡楊出了凡宅后,就失去了感知,這還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於是凡楊對貓小妹說道:「你能感應到這些覺醒的生物都到什麼地方去了嗎?」

小主人,我也感知不到哦!我在這裡還是會有一些限制的。

「你這隻散財貓我要你有何用,現在到凡界了,你也廢了嗎?凡楊開著玩笑說道。」

這個和我有什麼關係,明明是小主人自己的原因,如果你實力還在,我的實力會受限制嗎!貓小妹也很無辜,明明她和狗子是受凡楊的牽連,現在卻怪自己變廢了。

「好了,別裝可憐,我知道那限制對你們影響不大,我只是封禁了,不是廢了,你們實力應該沒有多大影響,只是不想幫我罷了。」

二寵沉默無語,任由凡楊念叨,一直就當沒有聽到。

凡楊本著閑著也是閑著的心理,就一直這樣鬼念著,讓二寵也是一陣無語,他們沒有想到凡楊現在都變得這樣無恥了。

正在二寵都快受不了凡楊時,突然一人二寵一愣,凡楊說道:「來活了。」

而這時二寵也鬆了一口氣,他們真的怕凡楊了,那有這樣念叨自己寵物的,一直念了他們一個小時,要不是感應到有事發生,怕是要念一晚上的可能。

在凡楊開車直奔出事地點時,凡楊:噫!這兩股氣息有些熟悉啊!感覺在什麼地方見過。

「小主人,他們的本體是黃鼠狼,你當然很熟悉啊!」

他們這樣快就來了嗎?看來是要和那隻母黃鼠狼團聚啊,不過為什麼他們會闖入隱部的辦事處,凡楊有些不解的說道。

誰知道,這種事情只有他們自己在知道,不過如果他們是來找那隻黃鼠狼的話,闖入隱部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小主人難道你忘記了,你送給他們的實驗材料了嗎!

「你說的是那些小老鼠,哈哈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我們先看看這雙方實力如何。」

小主人你不去幫忙嗎?

幫什麼幫,你明知道他們想的是什麼,還讓我幫他們,你覺得我看著像爛好人嗎?何況如果沒有外敵,內鬥就成了必然的事情,雖然他們不是夏國直屬部門,但是也是和夏國合作的部門,在這點上我們就不能輕易的和他們對上。

「要不我們直接跳過他們,和夏國合作,這樣的話,少了中間商賺差價,我想夏國的當權者還是很願意和我們合作的。」

何況這種合作只是提供一些數據,和一些修行功法什麼的,這個反正都是你想要做的事,這不就一舉多得了嗎?

貓小妹你想得太簡單了,是人都有私心,在沒有大敵的情況下,誰會在意這個,那怕是官府方面的也不太會在意。

就像隱部的這些人,要不是因為他們這些家族的人,盤根錯節,很多在官府里擔任要職,你覺得他們這個隱部會有現在的風光,你以為夏國官府會讓他們做大。

如果不是這次天地異變,他們不是一樣得夾著尾巴做人,要不是我在一些古籍里查到了他們以前的一些資料,還真不知道隱部是如何來的。

先不說凡楊這邊如何看好戲,就說現在三隱部的人,都感覺有些憋屈,本來昨天下午讓凡楊關在門外,他們都覺得一肚子氣,雖然是王琳的錯,也是感覺凡楊是術士一脈,所以一直沒敢有所行動。

回來后,大家心情都不是太好,特別是沒有參與這件事的人,他們不太了解當時的情況,但是不管如何,現在天地異變后,他們將會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部門,那不管是在夏國官府,還是在平民百姓里,都會有著超凡的地位。

「所以難免大家都不自覺的,將自己地位向上抬了抬,當聽說凡楊居然將他們三隱部的人,拒之門外時,頓時就炸開了,這時為了平息這事不讓事情惡化,陳肅直接將凡楊可能是術士一脈的事情說出來,他們才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因為術士一脈太神秘,所以大家都不得不壓下怒氣,將這事告知了各自身後的勢力,要知道雖然這裡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卻不是來自同一個勢力,他們身後各自都有著不同的勢力,雖然有強有弱,但都不是普通的勢力。

這次發生天地異變,能被派到這裡來的,都是隱部較強的一些勢力,不然這樣的事還輪不到他們,但就是因為這些人的傳承都不一般,所以他們知道得更多,也了解傳說中消失的術士是多可怕,雖然現在他們有些飄了,但是基本的理智還是有的。

「可就在他們有火無處發時,居然有人敢闖入他們隱部,而且對方還只有兩人,這樣的事情他們如何能忍。」

於是還沒等對方說出來意,就開打了起來。

黃三狼和黃久也有些氣,自己兩人想著先禮後兵的原則,想和他們先聊聊黃素娘的事,結果他們還沒有說什麼,對方就一言不和就動手。

對方是一個不行,就一群人一起上,一點武德不講,黃三狼和黃久也不是吃素的,開始想到族長的話,還不想將事情鬧大,可是看到這些只有一階二階的人,居然敢對他們動手,氣就不打一處來。

(古武,黃級為凡境一階,與覺醒一階相當,玄級為凡境二階,如覺醒二階,不管是古武還是覺醒者,同一階都分初期,中期和後期,還有頂峰,別的修行者也是以覺醒等級為準。)

(古武因為後期沒了天地靈力的支持,所以有了不同的化分,也因為沒有天地靈力支持,很少有古武,超過天人境,也就是五階修行者。)

而黃三狼和黃久他們,都是從天地靈力消失前沉睡到現在,雖然只有四階的戰力,但是也不是這些一二階的古武所能比的,於是二人見他們圍攻上來后,一下就將自身的氣勢放了出來,頓時壓得三隱部的人,寸步難行。

而這時陳肅三人,猛的看向那明顯帶有兩黑眼圈的兩位中年男子,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你們倒底是誰,怎麼這樣年青就有地階以上的實力。」

切!地階,你也太看起我們了,地階這個詞我們就算頂峰時,都不敢說自己是地階修行者,你們現在的地級古武,相當於凡境三階,算什麼地階。

這時陳肅才反應過來,自己一時嘴快說錯了,古武其實就是武修的一個變異傳承,因為沒有天地靈力,武修雖然能修自身,但是因為沒有天地靈力的幫助,很難進步,所以就有了古武這一脈的由來。

而等階的化分也由此而發生變化,因為當時最高也只能修行到凡境五階,而當時古武一家獨大,所以為了面子好看一些,後來古武這些人,就將這凡境五階重新安上了一個新的名稱。

而作為當世的幾大古武修行世家,這些記載還是有的,雖然不會公視給所有人,但是核心族人都知道這些辛秘。

所以當他們聽到對方說出這話后,頓時知道不好,這次可能招惹了不該招惹的存在,一般只有一些傳承古老的修行世家,才還會尊循著這個劃分,對方很有可能就是術士一脈。

「想到這,陳肅感覺心理一涼,難道是凡楊家的人,是來給我們一個警告,或者說是來找王琳麻煩的。」

不管這邊陳肅想什麼,那邊黃三狼和黃久卻接著說道:別的什麼我就不多說了,我們不想惹事,所以你們最好配合我們,不然我們不介意毀屍滅跡。

兩位前輩請說,我們一定配合,這時陳肅不想別的,只想讓這兩人滿意,這樣他們才能獲救,才有可能活下來。

「切,武修也沒落了啊!要是以前的武修,那怕是戰得只剩最後一人,也會和我們死戰,現在看看你們真的有些失望啊!」

黃久哪來這樣多廢話,他們如何了關我們什麼事,我們還是問黃素娘的事,別的事我們等將黃素娘找出來后在說。

說得也是,不過感覺黃素娘不在他們手裡,雖然黃素娘和我們有些差距,但是差得不是太多,而這群人,最高才二階頂峰,不可能是黃素娘的對手。

可是我們現在唯一的線索就在這裡,不管他們有沒有這個實力,有線索就不能放過,是你來問還是我來問。

「用迷魂大法吧!人類狡猾得很,嘴裡沒有一句實話,用迷魂大法簡單一些,何況我們不是還要查一些別的東西嗎

雖然這些人實力不行,但是肯定會知道點什麼,那樣我們就不用慢慢打聽了,反正都得罪了,還不如一步到位。

只是如果用迷魂大法的話,到時如果有危險,我可不能出手了。

放心、就這裡的這些人,我一隻手就能解決他們,你就放手干吧!

好吧!黃久也不廢話,直接就開始施展迷魂大法,不過他這一運功,整個人就開始變化,不一會就變成了一隻超大號的黃鼠狼。

看到這一幕,隱部的人全都露出驚恐的眼神,一時失語沒有一點反應,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今天會遇到能變成人的精怪,要知道這種東西可是傳說中的存在,現實中只有電視電影里才能看到,沒有想到他們今天居然看到了精怪。 有許多弟子並不如他預想得適應通道內的生活,在修為提升,加上他閉關,開始帶頭做亂,宗派內分成兩個派系。

當他出關時,見到的是楊平永着急的臉龐,他無法置信楊平永對他說的話,不過在情緒穩定下來之後,卻也領悟到一個道理。

他所認為好的,在弟子眼中,是壞的;他所認為壞的,卻是弟子懷念不已的。

對此,他感到無奈與痛心,不過他畢竟是一宗之主,要為宗派做出最好的決定,所以他從未後悔他當初離開魔盟。

之後,他去找了帶頭的何升耀與柳武,不過他們兩人對楊平永的指控自然是矢口否認,甚至說帶頭作亂的是楊平永,楊平永含血噴人,將罪名安在他們頭上。

他當然不會相信何升耀與柳武的說辭,他太了解楊平永的性子了。

而正當他煩惱該怎麼解決他們兩人的問題時,盧越峰不知道怎麼辦到的,竟然找到他。

盧越峰帶了魔盟盟主的口信過來,讓他一個人獨自聆聽。聽完后,就跟當初決定離開魔盟一樣,他沒有經過太多思量就決定回魔盟,因為他心中有一道強烈的直覺告訴他,回魔盟是對的。

在告訴盧越峰他的決定之後,他心生一計,打算將何升耀與柳武這兩顆毒瘤在離開之前拔除,與盧越峰商討計謀,假裝自己因為閉關不順而體弱身虛,而盧越峰則是出面假意代表魔盟,要力捧何升耀與柳武做為下任天一道宗的宗主。

戲演成了,毒瘤拔除了。

除順望向天空,心想,現在,就只剩下你了!

啪嚓

烏雲不再縮小,打下一道指尖粗細的紫雷。

陳順眼中閃過亮光,知道這道紫雷便是第三階段天劫的開始。

果不其然,在這道紫雷之後,一道震天撼地的獸吼聲傳來,讓外圍的盧越峰、楊平永等人心中一跳,極端的恐怖感襲來,渾身顫抖,動彈不得,被這陣可怕的威壓完全震懾住心神,臉色刷白。

陳順立即催動真元,右手發出的冰炙劍頓時間光芒更甚,也更粗大幾分。

突兀的狼嚎聲出現,一隻由紫雷組成的巨大雷狼從烏雲中踏步而出,盯着跟它比起來不知道小了幾百倍的陳順,嘴裏發出警告威脅的嗚嗚聲,見到陳順不為所動,張開充滿獠牙的大嘴,對陳順噴吐出十數道五人合抱的紫雷。

雷柱的攻擊眨眼就到眼前,不過陳順並未失了分寸,馬上將左手的血晶人蔘抓到身前,同時運轉天一道宗的秘法。

五道雷柱以眨眼之差先後轟擊在血晶人藝上,不過血晶人藝並未着火或直接變成黑炭,而是將紫雷之力吸收一空。

血晶人蔘身上閃過幾道紫光,陳順催動秘法,開始利用紫雷當中蘊含的能量鍛造身外化身,同時注意雷狼的動向。

見到陳順毫髮無傷,雷狼大為憤怒,仰怒嚎幾聲,接着嘴巴張開對準陳順,卻沒有如方才般吐出紫雷,十根尖銳的撩牙從嘴裏脫出,往陳順直射而去。

陳順再次舉起血晶人藝,想將這十根撩牙的紫雷之力一併吸收。

然而,雷狼這次的攻擊當然沒那麼簡單,在陳順舉起血晶人藝的瞬間,十道繚牙頓時散了開來,以陳順為中心圍成一個圓,這才往他急射而去。

陳順沒想到雷擊攻勢竟然可以如此變化,心中叫糟,連忙運轉身法往上方急竄,在險中之險避開撩牙的襲擊。

不過陳順還來不及開心,碰撞在一起的十道牙沒有就此消失,反而彙集在一起,變成一道十人合抱的雷柱,往他衝撞。

雷擊的攻勢變化實在太快太急,饒是陳順也來不及逃脫,唯一的反應是將血晶人藝拉到身前,讓它吸收紫雷之力。

只不過這次雷擊的攻勢實在超乎陳順的預料之外,縱使陳順反應奇快,不過也只遮住左半邊的身體,右半邊的身體被雷柱轟擊。

焦臭味傳來,即使陳順修為已經達到極高的境界,但是雷柱的威力畢竟驚人,被轟擊的半邊身子皮開肉綻,血水流出,皮膚捲曲變成黑炭。

噗的一聲,陳順吐出一口血箭,神色痛苦不已,比起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的雷擊威力提升了數十倍之多,讓陳順難以招架。

見到陳順中招,雷狼發出得意的吼聲,不給他喘息的空間,朝他沖了過去。

陳順急吸一口氣,催動真元,右手冰炙劍光芒大漲,眨眼間變長了數十丈,直直穿過雷狼,並且在陳順的右手揮動之下,將雷狼肢解十數塊。

陳順沒想到的是,雷電本來就沒有固定的形體,他將雷電打散了,反而讓雷狼這次襲擊更難以阻擋。

十數塊殘骸如同隕石般朝陳順砸落,陳順運轉身法想要躲,但是殘骸卻緊追不放,讓他知道除了正面面對之外別無他法。

然而,他現在除了用血晶人藝擋在身前之外,也沒有別的面對之法。

他雖有能力隔開天雷,但那會使血晶人藝吸收不到紫雷之力,即使他毫髮無傷地通過天劫,但身外化身也無法煉成。

陳順可不願見到心血白費,尤其七千年的血晶人藝餵養不易,錯過這次機會,不知道又要等幾年,而到時候他可能也沒有那個魄力鍛造身外化身了。

古籍上,那些成功煉製身外化身的宗主們,留下的心得感想幾乎大同小異,那就是,突破天劫,最重要的是勇往直前的決心。

而陳順,正是帶着這樣的決心面對眼前的殘骸。

十數道的雷狼殘骸轟擊,陳順臉色猙獰,被衝擊力撞得不斷往後退,血晶人藝縱使吸收大半的天雷之力,但也有不少的部份落在他身上。

「哇!」陳順噴出一大口血箭,整個身體軟倒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黑雲見陳順出現頹敗之意,發出一道低沉的悶聲,似乎在嘲笑陳順的不自量力,不過陳順隨即站挺身子,縱使整張老臉已經焦黑,不過那眼眸仍舊亮得發光,堅定無比。

黑雲發現自己還未擊碎陳順的意志,馬上派了更強大的對手。

「吼!」

低沉的獸吼聲再次傳來,不過這次從黑雲中走出的不是雷狼,而是威壓更強大的雷虎。

望着雷虎,被它的威壓影響,陳順呼吸一室,身體不禁往後退了退。

雷虎沒有像雷狼一樣立即展開攻勢,而是展現出叢林之王的氣勢,信步從黑雲中走下,居高臨下望着陳順,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他。

雷虎不疾不徐的威勢讓陳順感到極為可怕,不禁移動身軀,不想正面面對雷虎。

雷虎的反應超乎陳順預料,依然維持那叢林之王君臨天下的姿態,緩緩地轉頭,向是鄙視陳順一般,慢慢地朝他走去。

雷虎越是這樣,陳順越是感到壓迫,不斷移動身子,避免自己與雷虎面對面,一邊觀察雷虎的弱點。

雷虎也不着急,配合陳順的動作移動步伐。

陳順認為這是緩口氣的最佳時機,一邊移動身子,一邊運轉真元自行療傷,不過在不知不覺之間,他竟來到相當接近黑雲邊緣的地方。

陳順心中一驚,古籍上記載,若是在天劫期間逃出黑雲的範圍之外,天劫不會消失,不過回到黑雲之後,天劫的威力會加倍。

威力加倍的天劫,沒人度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