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前確實很喜歡騎馬,所以專門學過,而如今,她技能全開,自然更加精進。

「要不要一起跑一圈?」陸霆之挑眉,饒有興緻地看着懷中的小女人,眼底滿是期待。

「好呀!」說着,她蹲下身子,對坐在椅子上休息的詩詩和大飛道,「媽媽和爸爸去騎馬,你們兩個不要亂跑,聽旁邊叔叔的話,好不好?」

一旁的管事連忙點頭哈腰地殷勤道:「夫人您放心,我們一定照顧好小少爺和小小姐。」

「辛苦了。」時鳶朝他點頭笑笑,繼而朝馬廄走去。

管事被時鳶那笑容差點兒閃瞎眼,這夫人笑起來太美了,性格還這麼好,真是他招待過的最平易近人的大人物了。

別人不知道,管事可是知道的,他平日十分關注財經報道,這位四爺夫人近來在全國商界可謂名聲大噪,被國家電視台採訪了多次,可謂商界黑馬一匹。

既是總裁夫人,又是成功的企業家,卻一點兒也不傲慢,反而對他們每一個打工人都很客氣禮貌,活該人家成功啊!

時鳶沒有騎白白,怕累着它,轉而選了一匹深褐色的駿馬,與之交流了一番,這才將其牽出。

陸霆之見時鳶換了一匹馬,微微蹙眉,「怎麼換馬了寶貝?剛剛那匹馬不合你心意么?」

「我已經決定把剛剛那匹大白馬買下來了,想着再尋一匹,跟他做個伴。」時鳶說着孩子氣的話,已經翻身上了馬背,那動作格外嫻熟利落。

陸霆之見媳婦都已經率先上馬了,他也自然不能示弱,立刻也上了馬。

兩人駕着馬,最開始是在場地里隨便走了走,起初還是有說有笑的,緊接着,便開始策馬奔騰了起來。

一直注意着他們情況的一眾人皆是一臉驚異,沒想到夫人的馬騎得真的很好,剛剛因為帶着詩詩,還有些收著,現在完全撒起歡來了。

兩人你追我趕,一會兒陸霆之落後,一會兒時鳶落後,最後也沒分出個勝負,直接改為了嬉戲打鬧。

在莊園里玩了一天,到了傍晚,詩詩和大飛仍舊不想回家,陸霆之便直接安排一家人住下了。

兩個小傢伙體力有限,玩了一天已經很累了,吃過晚餐便回酒店洗澡睡覺覺了。

待兩個小傢伙睡下,陸霆之便去處理公事了,時鳶則打開了微.博,隨意翻了翻,想着接下來的視頻應該做些什麼內容。

這時,時鳶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商衍打來的,時鳶以為他們這是兩天沒見詩詩和大飛,想他們了,於是微笑着接了起來。

商衍的語氣有些不對,他雖然像往常一樣關心着詩詩和大飛,關心着他和陸霆之,可是語氣很疲憊,好像心很累的樣子。

「爸爸,是不是家裏出什麼事了?」時鳶試探地問了一句。

果然,商衍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嘆息了一聲,「鳶鳶,我確實很苦惱。」

「是因為於菲的事情嗎?」時鳶也不繞彎子,直接問道。

「你……你知道了鳶鳶?」商衍有些激動,「鳶鳶,這事兒我很有把握,絕對是無稽之談。我只是很擔心,擔心花花會因此而困擾,我不想讓花花不開心。那個女人,真是該死!」

「爸爸不用困擾,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您現在要做的,就是跟媽媽安心度假,至於那些蒼蠅,理都不要理就好。」時鳶說着,眸底閃過一絲冷意。

對方這是沉不住氣了么?

呵……她當是有什麼高人指點着於菲,就這?蠢!

。 噝!

圍坐着的四人,皆是倒吸了口涼氣,他們根本不相信,仙游宗的長老竟會被殺死,要知道這仙游宗可是仙遊星上的第一大派,想要擊殺長老層次的高手,絕對是要好好想想的。

「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這樣的膽子,敢如此無視仙游宗,這完全是不把仙游宗放在眼裏啊!」另一位青年,也是滿臉驚駭,他亦是無法相信這件事。

而坐在他們不遠處的葉辰,卻是聽到了他們的言語,神色一動,立馬將心神全部放在了他們的談話上。

識海中的精神念力,更是悄然無聲的輻射出去,籠罩這五人的上空。

就聽得他們如此內容。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畢竟能夠擊殺一尊長老的,哪裏是我能夠知道的。」這位師兄卻是搖搖頭,語氣中無不充斥着遺憾。

像是不能一睹能殺死長老的恐怖存在的風采,而為之遺憾滿滿。

「之所以這麼急着招手弟子,我若是猜的沒錯的話,估計就是那些高層,那種迫切需要大量優質種子,來讓其成為宗門底蘊,以此來對抗那未知的強大敵人!」

「嗯,林師兄說的不錯,這仙游宗現在估計就是為了能夠選出天賦更強的存在,宗門內怕是會發生巨大的變動。」一旁的清秀女子,倒也是反應的很快,立馬就意識到了這樣的狀況,言道。

「當然,對我們而言,這仙游宗被一個未知敵人針對上,卻是樂於看到的,畢竟誰都想看到仙游宗狼狽的樣子。」

坐在另一邊的葉辰,聽到現在變沒有了繼續再聽下去的慾望了。

在葉辰的思考中,重點側重於仙游宗的高端力量,在聽到因為外敵的打擊,使得仙游宗的老祖親自出山坐鎮,這一點頓時被葉辰謹記,並且開始斟酌自己日後想要進入其中的一些計劃是否要做出變更。

「罷了,本座也不是嚇大的,即使那仙游宗的老祖出山坐鎮有何如,只要不是王者之境,本座又有何懼!」葉辰對於自己的心思感到哭笑不得,搖搖頭輕語道。

就這樣,葉辰便是開始等待起了明天那仙游宗的收徒大典了。

翌日,葉辰一大早,就到了仙游宗在這沽源城招手弟子的廣場上。

此刻,雖是大清早,可這裏已然人滿為患,人頭攢動之景色,委實讓人震撼不已。

「仙游宗怎麼回事啊?竟然提前了招手弟子?」

「這你都不知道?消息也太不靈通了吧!」

「怎麼?聽你這意思,好像你知道這裏面的道道兒?」

「那是!」

「那說來聽聽!」

嘿嘿!

那人嘿嘿一笑,道:「我告訴你,之前也不知什麼人,居然如此強悍,將一位仙游宗的長老給擊殺了!」

「什麼!?」那人頓時大驚,驚叫了出來,就連周邊站着的路人,都是被驚得不輕。

「怎麼回事?老弟你快說說!」

「怎麼說?到底是哪個傢伙這麼強悍,居然敢這麼對仙游宗,就不怕仙游宗事後報復?」

「嘿!報復?你說笑了,要是真的報復了,那這仙游宗就不會是這麼簡單了。」

「要是敢報復,仙游宗的老祖又怎麼可能僅僅是坐鎮,以那個老鬼的力量,只怕早就出手鎮壓那個敵人了。」

「沒錯,想必這次估計就是忌憚敵人,這仙游宗老祖不敢隨意出手,深怕自己的老窩被人端了!」

周圍嘈雜的議論聲,葉辰自是聽在耳中,但這些葉辰可不管,現在他所要做的,就是被仙游宗的門人選中。

不久,在廣場上的高台上,一道身着青衣的男子,正一臉嚴謹的來到高台上,頃刻,周遭的一切都靜下來了。

「各位,這一次因事發突然,我宗決定提前舉辦招收弟子的儀式,好了,我也不在多言,現在年齡在十五至二十五的人,皆可上台來。」這男子此語一出,頓時廣場上圍滿的人中,走出了不少的身影。

這些人無不是年輕人,少男少女個個因將要到來的測試而面色激動的漲紅了起來。

一個個的目光中,都有着一種極其濃烈的期盼,盼著自己能夠被收入門中。

葉辰亦是不動聲色的與之所有年輕人都上到了廣場上的高台上。

「現在便是開始測試,第一項測試為意志的考驗!」這青年嚴謹的臉上,驀地露出一副笑意來,對在高台上的眾人說道。

「你們只要在我的氣勢下堅持一分鐘,便能進行下一項考驗!」

在場的眾人聞言,面上均是一陣凝重,但眼中也有着一份期許,希望可以自己能夠挺過去。

「好,那麼開始!」

下一刻,一股氣勢驟然顯現。

眾人均是感到身上猛的一沉,一股巨大的壓力轟然臨身,瞬間讓在場除了葉辰外的其餘之人,身形顫動。

「這人的實力倒是不弱!」葉辰面色不動的看着氣勢外散的青年,暗語道。

隨後瞥了一眼周圍,見到不少的少年們,都是咬緊牙關,即使雙腿身軀顫抖的厲害,也要硬挺著,不讓自己倒下去。

「嗯,只有武道的基礎,卻能挺住如此時間,確實不錯!」葉辰看着周圍的少年們如此表現,卻是暗自讚賞不已。

想着,突然感覺自己的武聖仙宮好似也沒有遇到這樣的好苗子,感到遺憾之餘,目光不再多瞧,靜靜地等著。

畢竟對葉辰而言,這樣的氣勢,還無法影響到他。

砰砰砰!

豁然,一陣倒地聲,接連而起。

大片的少年少女們,因為堅持不住而倒下,直到一分鐘后,僅僅剩下了三十來位少年少女。

「很好,恭喜你們,通過了第一關!」

青年盯着在場還站立着的三十來位少年,面容上笑容顯露。

「那麼第二關便是測試你們的資質如何了,要知道我仙游宗對於弟子的資質是極其看重的,有了一個好資質,那麼你起步就會遠超他人,對自身的修鍊而言,絕對有着大好處!」

說到這兒,青年頓了下,又言道:「所以,希望你們可以擁有不錯的天賦,到時進入宗門也有着一個好的地位。」

剩下的三十來位少年們,聽到青年的話后,之前那種辛苦之感,早就被他們丟到了九霄雲外。

一個個全都是滿臉的興奮,恨不得他們可以快點進行資質的測試。

「好了,我也不多說了,現在第二項測試開始吧!」

。 車子往褚逸辰的別墅開去,李安安雖然很擔心,但在有路燈的時候,還是不停照鏡子。

嗯,髮型什麼的,沒亂都還挺好的。

可是她穿着休閑裝,戴着帽子,差了一點女人味,對此她不是很滿意,李程來抓她的時間沒選對,好歹選個她最美的時間點。

李程看到他的動作,嘴角抽搐,她竟然還在意在總裁面的形象!

「李程,褚逸辰今天心情還好吧,有沒人惹他生氣什麼的,說出來,我幫他去教訓。」

李安安套話。

李程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不顯山不露水的,完全變成了一名合格的助理。

李安安「……」

她有點更怕了。

給自己打氣「不想說就算了,反正就算是暴風雨,我也會面對的,我要直面我的人生。」

李程默默地拍打胸口,讓自己呼吸順暢。

也真是佩服總裁的定力,如果他喜歡上這麼一個女人,簡直會短命。

說完后,李安安還是很心虛的。

手機響了「妹妹,你在哪裏?」

那邊韓毅語氣很着急,接到司家的電話說妹妹被綁架。

「哥,我沒事是褚逸辰的人。」

「他想做什麼?我馬上過來」

韓毅鬆口氣「那好,有事給我電話。」

「好。」

李安安收回手機。

車子已經停穩,到了褚逸辰別墅外。

她下車,心裏更加忐忑。

「李小姐,你回來了、」

張媽拉起她的手,一臉的高興。

李安安往燈光明亮的大門裏看去,更緊張了。

「他在客廳嗎?」

「少爺還沒回來,讓我先帶你去梳洗打扮一下。」李安安一驚。

「為什麼要梳洗打扮,難道我不是天生麗質嗎?」

張媽笑「李小姐,你當然是,可能少爺想給你一個驚喜吧」

李安安乾笑「我怎麼覺得會是驚嚇!」

因為今天她和傅藝橫的緋聞。

「李程,你可不可以當做沒有接到我。」

她說,突然就很擔心自己會被褚逸辰關起來。

「李安安,你進去,不要讓我為難。」

李程的臉色十分冷硬,並且讓保鏢攔住去路。

李安安那種剛見到褚逸辰時,不可一世的感覺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