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貓好像聽出了李子孝語氣中的苦澀,用自己的腦袋蹭著李子孝的臉。

「不行,子孝哥哥你知道這天使貓是多麼珍貴嗎?你不好好養它還趕它走,怎麼說這也是個吉祥的象徵。來,到我這裏來。」

周彤彤嘟著小嘴不高興的硬是將天使貓從李子孝的身上抱了起來。

「喵!」

天使貓大叫了一聲,好像不喜歡周彤彤抱着它。周彤彤被天使貓的叫聲嚇了一跳,鬆開了手生氣的對天使貓說道:「哼,我對你這麼好你竟然想要咬我,你就等著子孝哥哥把你扔了或者餓死你吧!和子孝哥哥一樣壞!」

怎麼好好的又扯到我身上了,李子孝搖了搖頭摸了一下天使貓的腦袋接着追上了正在生氣的周彤彤。

「哇!好熱鬧啊,子孝哥哥快看啊,好多的人啊!哇,還有這麼多的好玩的東西,子孝哥哥快看,快點看啊!」

一到廣場周彤彤就高興的對着李子孝大喊著,那樣子就好像一個鄉下的傻丫頭第一次進城似的,見到什麼都要大聲的驚嘆一句。

李子孝有些搞不懂這女生的心理,剛才還氣的小臉通紅小嘴噘著現在就又快樂的像個小精靈,這變臉比翻書還快。

「子孝哥哥快看啊,是蒙奇奇哎!我們班的女生家裏幾乎都有蒙奇奇人家也想要。」

李子孝順着周彤彤的眼光望去,發現周彤彤所說的蒙奇奇原來是一隻粉紅色的猴子布偶,而那布偶的旁邊是一個擺滿了氣球的圓形模板。看那樣子似乎是要拿着鏢將木板上的氣球扎破,扎到對應的氣球數量就可以得到那個所謂的蒙奇奇。

看着周彤彤那冒着星星的目光,李子孝不忍心拒絕於是說道:「彤彤你很喜歡那個布偶嗎?喜歡的話子孝哥哥給你扎來。」

「真的嗎?子孝哥哥你太好了!」

周彤彤高興的抱着李子孝的胳膊然後快速的在李子孝的右臉上親了一下,李子孝被周彤彤這大膽的舉動弄得一愣。這個小丫頭真是的,一個布偶而已至於這麼高興嘛?

「老闆這個蒙奇奇要扎中多少個氣球才能給?」

周彤彤走到扎氣球的攤位前滿臉興奮的問著老闆,老闆已經在這個廣場上擺了三年的攤兒算是個精明之人,他知道現在的女生喜歡這個蒙奇奇的布偶玩具。

雖然這種蒙奇奇布偶在正規的店裏賣的價錢不便宜,捨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老闆一狠心花了兩千買了四個蒙奇奇擺在了自己攤位前。果然如自己預想的很多女生看見了蒙奇奇都要求自己的男朋友扎氣球,有人會問這要是被人扎中那老闆豈不是賠了么?

這就是老闆的聰明之處,扎一次氣球是三元十支鏢,而老闆的要求是扎中十二個氣球才能得到蒙奇奇。十支鏢扎中十二個氣球那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老闆今天又因為這蒙奇奇賺了500多,正在高興突然聽到又有個女孩子問多少個氣球能得到蒙奇奇,老闆不禁笑的更開心了。

「呵呵,小姑娘你真有眼光,這蒙奇奇是當今女孩子最喜歡的布偶玩具。你也知道這蒙奇奇是相當的不便宜,所以扎中十二個氣球才能得到。」

「什麼?十二個氣球,老闆這扎氣球我以前也玩過,你給十個鏢讓我們怎麼扎中十二個氣球啊?」

周彤彤一聽老闆說要扎中十二個氣球才能得到蒙奇奇,頓時就泄了氣。

「小姑娘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你看我今天進了六個蒙奇奇就有兩個被人扎走了。扎這個是有技巧的,要不要讓你的男朋友試一試手氣?」

老闆也看見了周彤彤身旁的李子孝,老闆也是老油子了,一般這晚上出來的單獨男女都是那種晚上打野戰不在乎錢的人。不過這次老闆是看走眼了,面前的這兩個人可是相當在乎錢且根本就不是情侶。

周彤彤一聽老闆把李子孝說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小臉騰地一下從脖子紅到了耳朵根。

「這個……老闆,我們不是……」

「老闆你真會做生意啊,十支鏢十二個氣球,嗯……估計一百個人也不可能會有一個扎中的,不過我今天就要試試。如果我扎中了十二個氣球這蒙奇奇真的給?」

看着老闆眼中閃爍的光芒李子孝就知道這個老闆是個精明之人,什麼已經被人扎中了兩個,其實你就買了四個吧!反正我們也沒有看到,你不是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那當然了,我們做生意講究的就是一個信譽!」

老闆拍著胸脯義正言辭的說着,但是心裏卻樂開了花。

哼哼,你就等著給我送錢吧!哈哈哈……看來又可以賺幾十甚至幾百了。

「那就好,給我先來十支鏢。」

「咣當!」

老闆被李子孝的話嚇的從凳子上摔了下來,真是個窮小子一上來怎麼着也要來四局啊!雖然心裏鄙視李子孝,不過臉上依舊是微笑遞給了李子孝十支鏢。

看着手中的飛鏢李子孝輕輕吐了一口氣,這第一局李子孝只是想先練習一下。

「喵……」

天使貓好像在給李子孝打着氣。

「嗖…..」

「啪啪!」

李子孝第一支鏢扔出去沒想到這支鏢竟然意外的扎到了兩隻氣球。

「哇,子孝哥哥你真是厲害啊!一下子扎中了兩個氣球。」

周彤彤本來沒有抱多大希望,可是當李子孝扎中兩個氣球的時候周彤彤又開始露出了滿懷期待的眼神。

。看著薩塔尼亞愣在那裡,遲遲不動刀,薇奈特搖了搖頭,不再為難她了。

「好了,薩塔尼亞,還是讓我來吧。」

「不用,薇奈特,我剛才只是在超度這條魚而已,頂級大廚可是很注重儀式感的。」

薩塔尼亞嘴硬的說道,看著砧板上的怪魚,輕哼道。

「算你走運,能夠死在偉大的大惡魔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二百四十二章魚怒了二人聽到凡楊這樣說,也沒有多想,他們和老爺子想的一樣,這事和他們沒有多大的關係,那幾個單身狗,也是該找老婆了,不然修行不行,孩子也沒有,那就真的一無事處了。

特別是他們看到凡楊這樣厲害后,感覺好像接下來也沒有他們什麼事了,除了生孩子還能算是事以外,還真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了。

不過雖然是這樣想,還是凡楊的母親還是一臉笑意的說道:楊兒,你這樣是不是有些太急了,雖然都是為了他們好,但是這樣會讓他們……

《全職鎮守》第八百三十九章:我想要弟弟妹妹了 之後一連數日,都是如此。

宋靈樞和麻釋天幾乎毫無進展,他們改了無數次的方子,然而村民還是因為那疫病痛苦難當,甚至有的又開始偷偷服用曼陀花粉,以麻痹自己的心神來控制痛苦。

宋靈樞下令嚴禁村民濫用曼陀花粉,不過她也明白了為何那人看過他們之後,雖然束手無策,卻給他們留下花種。

若真的沒辦法活,就用花粉到死也在美夢中,並不是什麼壞事。

可那花粉有成癮性,宋靈樞做着最壞的打算,這些村民死了也就罷了,若他們活了下來,將那花粉一傳十十傳百,後果不堪設想。

誰不願意做一場夢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可這樣下去,農夫不思司農,商人不思買賣,考生不思進取,只怕數年之後,大齊國力匱乏,將再無可戰之兵。

宋靈樞下令燒毀村子裏所有的曼陀花粉,麻釋天勸告她,這曼陀花粉似有麻醉心神的作用,可宋靈樞果斷拒了。

宋靈樞深知自己不是個聖人,若哪一日自己有不如意之事,留着這個東西在身邊,就是一個定時炸彈。

更何況她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屆時讓人去南疆尋,未必不能在尋到花種。

整個中樞和朝堂幾乎全靠長安氏族撐著,若是自己將花種在長安氏族中流轉開來,後果不堪設想,前朝不就亡於「五石散」嗎?

這樣的東西,沒有碰它之前,宋靈樞自然知道危險,可一旦碰了,只怕就由不得自己了,畢竟瘋子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所以宋靈樞的態度十分決絕,但已經讓有些村民產生了不滿的情緒,更有甚者,說宋靈樞不過徒有虛名,不然為何來了這麼幾日,還沒有看好他們的病?

宋靈樞聽見了這些話,只當做耳旁風,倒是金枝和玉葉更在意這些話。

「咱們姑娘是什麼人?姑娘讓霍家夫人起死回生名動天下之時,他們還在地里刨土吧!」

「你少說兩句。」金枝勸道,「姑娘來此也只是因為憐憫這些人,儘力一試罷了,若是他們惹惱了姑娘,姑娘袖手旁觀,便只有那個法子了。」

玉葉還是很氣憤,「我看姑娘就應該依了太子殿下的意思,還非要和殿下約定七日為限,殺了這群刁民,燒了屍體和東西,這病不就控制住了嗎?也就咱們姑娘如此良善,還要被他們這群沒良心的編排!」

金枝訓斥道,「這話也是可以胡言亂語的嗎?」

玉葉住了嘴,兩人卻渾然不知,這話已經被人聽了去。

常春源今年不過十歲,他爹常大是村裏有名的無賴,他娘也是個特別的女人,今日和這個老光棍不清不楚,明日又和那個鰥夫不三不四,這些男人時不時的給常大一些好處,他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常春源和那些孩子一起,只要宋靈樞一進村便將她圍着,宋靈樞也時不時的帶些糕點送給這些孩子。

常春源和他爹一樣,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小無賴,經常欺負其他孩子,還搶宋靈樞分發給他們每一個人的糕點。

被宋靈樞撞見了一次,便將他訓斥了,這常春源懷恨在心,一直耿耿於懷。

宋靈樞今天剛好在村裏複檢,金枝和玉葉給她打下手,冷不丁的聽到幾個村民議論宋靈樞,金枝和玉葉自然憤憤不平,然而這兩個人哪怕都是武功高手,卻沒注意到那便樹下蹲著的孩童。

或許她們注意到了,只是沒有放在心上。

常春源將金枝和玉葉的話記下了,轉頭就去告訴了自家老子娘,常大聽了立馬就要拿刀去殺了宋靈樞,嘴裏還咒罵道,「老子就知道當官的這些人哪有什麼好心!原來是打的這樣的算盤,不讓老子活,她也別想活了!」

然而常春源老娘卻拉住了他,「你個莽漢除了拚命還會做什麼?你就不能想想我們娘兩個?就算你去找她拚命了,只怕根本進不得她的身,就被她帶來的官兵收拾了,我們不如將這病傳給她,叫她也知道這生不如死的滋味!」

「你說的容易!」常大雖然魯莽,但也知道這並不容易,還不如趁宋靈樞不備,一刀殺了她來的實在,「那娘們身上捂得嚴嚴實實,從來不在村子裏過夜吃東西,外面有官兵看守,我們又出不去!咱們這邊要染給她,不是白日做夢啊!」

常春源他娘聽了這話有些懊惱,雖然宋靈樞不在人間露臉,光看身段就足夠讓人咋舌了,聽說她以後還要入宮去做娘娘的,自己當年可比她俊多了,只是出身不好,嫁給這麼個不爭氣的漢子,毀了一輩子!

如今這村子又攤上這樣的事,村子裏早就有絕戶的人了,現在更多的都是外面染上這病被丟進來等死的。

她覺得自己不好過,也不能讓宋靈樞好過了,又聽見兒子這樣說了官府的打算,心中報復的想法就更濃烈了,她想如果讓宋靈樞也染上這病,她的全身也會慢慢開始潰爛,就跟自己一樣。

任你多貌美如天仙的人,任你是什麼王侯將相貴女,還不是跟她一屆鄉野村婦一樣,都要一起去死!

不過既然這個法子不行,她在不甘心也沒了辦法,只是恨恨道,「那咱們就去告訴村長,他總能說的上話,咱們不能真的在這兒等死!」

常大覺得這還是個辦法,便跟村長商議去了。

剛開始村長並不肯相信常大的話,常大便將常春源叫來,「臭小子,你怎麼跟老子說的,給村長都說一遍!」

常春源被常大按著頭,許是很疼,下意識就在他手下撲騰掙扎,就連村長也看不下去了,將常大推開,「你好好和孩子說話,動手做什麼?」

常大有些尷尬,這老子教訓兒子,那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不過村長到底是村長,他也不敢真的和村長動手,只好作罷。

村長和顏悅色的將常春源拉到一邊,柔聲問道,「春源啊,你和爺爺說實話,你到底聽見她們說什麼了?」。 第2682章小心我打死你!

「可是你今日滅我滿門,此仇不共戴天!」

聽完慕容老祖的話,柳神心生寒意,大袖一揮道,「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就只好將你斬殺在此!」

話落,柳神四周血海遮天,驀然爆發,瞬間將慕容老祖包裹了進去。

慕容老祖揚天凄吼,飛身奪路而逃,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了。

原本他認為自己不會差柳神太多,可真正面對的時候才發現,柳神和他相比根本就是一個成年人和小孩的區別。

自己的功法來源於柳神,天生就有血脈印記的壓制,再加上修為的壓制,正面抵抗就是死!

只是,他退的快,柳神追殺的更快,一瞬間,血海就將慕容老祖圍了起來,不等慕容老祖做出反應,便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速度之快,氣勢之強,震徹天地!

「啊……!」

慕容老祖發出慘叫,體內原本屬於柳神賜下的血脈之力正在迅速剝離自身,眨眼的功夫,他就被吸食成了一個人棍,緊接著整個人化為了飛灰,竟被柳神一擊滅殺!

這一幕讓不明所以的弟子們齊齊歡呼,四星道祖高階的慕容老祖竟然抵擋不住宗主一招,這也太厲害了!

只有歐陽修和剩餘的三位長老臉色頓時一寒,他們體內也有柳神種下的血脈,只要他引導,自己也會步入慕容老祖的下場。

帶著兔死狐悲的情緒,歐陽修帶著執法堂的弟子清算慕容一族的餘孽,確保沒有漏網之魚。

而一股別樣的情緒,也在他的心底黯然滋生,柳神的手段實在是下作,當年說是給自己等人共享血魔功,如今卻以此為要挾。

隨著歐陽修復命,慕容一族徹底從獸元界上抹去,柳神才點了點頭道,「你們帶弟子回宗門,我突然有所感悟,先一步回宗門閉關!」

聞言,歐陽修以及三大長老齊齊一震,臉上露出苦笑,柳神哪裡是有什麼感悟,分明是吸食了慕容老祖的精血修為,現在著急回去閉關煉化。

當然那,他們是不可能說出來的,這些話只能放在心底。

就在柳神攜帶宗門上下覆滅慕容一族的時候,林天成也回到了柳宗。

「什麼情況?一個人都沒有?難不成我出去一趟柳宗換了山門?」林天成好奇的道。

「小子,別瞎猜了,榕城那邊冤魂遮天,我猜的不錯他們去了那!」逍遙尊上眼冒金光的說道。

說罷,眼神火熱的看向了林天成,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看的林天成心底發毛。

「靠,你那什麼眼神,我對男人沒興趣!」林天成怒道。

「呸,老子對男人也沒興趣,我是說,你能不能送我去那,你知道的,有了這些魂,我修為立馬就能恢復,而且說不定還能有所精進,到時候不是更方便我回家一趟吧雷焰焰給你帶回來嗎!」逍遙尊上說道。

「下次有話說清楚,別用你那老玻璃的眼神盯著我看,小心我打死你!」林天成虛驚一場的拍了拍胸道。

「貔貅獸,你帶他去一趟吧,正好我還有些計劃要實施,你留在我身邊也不太方便,等你們處理完那些精魂,你再來找我!」林天成說道。

逍遙尊上一聽,臉色頓時拉了下來,有貔貅獸這個吃貨在,想修為精進?不可能的……

「怎麼?不願意?我還不想帶你玩呢!」貔貅獸趾高氣昂的說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逍遙尊上強擠出一幅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哪能啊,咱現在就走!」

說罷,屁顛屁顛的跟著貔貅獸的大屁股後面跑著。

雖然他也很想騎著貔貅獸趕過去,這樣能吸食最新鮮的靈魂,但是,看了看貔貅獸那不懷好意的眼神,他還是打消了念頭。

估計這畜生憋著壞,就等自己送上門好有理由對自己動嘴呢,現在林天成不在,自己還是少招惹這隻畜生,等什麼時候自己修為恢復了,第一個拿這畜生練練手。

讓他知道,不是誰都能在自己面前囂張的,當然,他不敢下死手,畢竟他還想從林天成手裡換回妹妹,瞪著林天成給妹妹治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