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笑,這可是劉盧在外麵包養小三的愛巢,呸,道貌岸然的樣。

龍庭進去不久。

一輛白色車子停下,韓毅走出來。

他受傷了有點難受,但還是來了,

他是來和劉盧談判的,他敢為虎作倀,他就把他養情人的事捅出去!

。零點中文網] 忽然,「嘩啦」的一聲,一盆冰冷的水從天而降。

毫不留情地招呼到了她身上,從上而下,從外到內,濕了個遍。

顧夢又驚又怒,狼狽地抹了一把自己臉上的水漬。

她目光狼戾地仰頭,瞪向二樓的窗檯處。

只見一個小小的腦瓜正探出來,無畏無懼地跟她對視上。

顧言安居高臨下地盯住這個跟麻雀一樣吱吱喳喳的女人,剛才她們的對話,他都聽見了。

有他在,沒有人能欺負他媽咪。

他酷酷地開腔,警告道:「滾蛋,別來惹我們,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因為他背對著光芒,顧夢看不清楚他的臉龐,可這小鬼的那雙眼睛,炯炯有神,如寶石一般的攝人心魂。

顧夢身心俱震。

霍霆均的骨肉,果然有霍霆均的風範!

這霸道凜冽的氣勢,跟他的父親如出一轍!

妒忌與憤怒,驅使著顧夢想衝上去把這個死野種給扔下來,活活扔死!

不過,吸取了五年前的教訓,顧夢已經學聰明了。

做這些事情,不能顯露痕迹,否則,自己會惹上一身的腥!

更何況,以她現在的名譽和地位,沾上這種臟活兒,並不值當。

呵呵,自然會有人替她出手的!

顧夢捏緊袖口下的拳頭,隱忍下來。

她臉上擠出笑容:「顧汐,現在有兒子保護了,很了不起啊!好吧,既然你拒絕承認我這個姐姐,那麼,以後你要是有什麼困難,不要來求我!」

她轉身,高傲地踏著高跟鞋,上了她的名貴跑車,絕塵而去。

顧汐注視著她的車子,離開,消失在那條竹林小路里。

目光,漸漸黯淡下來。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

先是碰見霍霆均,后又被顧夢找上門來。

他們一家四口平靜的生活,怕是要掀起風浪了。

看來北城,真的不宜久留。

顧汐轉身進屋的瞬間,已經決定,勸服媽媽明天就離開。

推開門,顧汐喊:「安安,下來。」

這孩子平時寡言少語,但他的個性很剛也很強,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那種。

顧言安從樓下走下,頗會察言觀色的他,看出顧汐並不高興。

「媽咪,她真的是您的姐姐嗎?為什麼要說傷害您的話?」

顧汐抬手,憐惜地揉揉他的頭:「安安,她的確是媽咪的姐姐,她說的話也很刺耳。」

「但你剛才潑她,是不對的,就算要潑,也應該由媽咪來潑,你一個小孩子,以後不要摻和大人的事,知道嗎?」

她擔心顧言安這喜歡幫她出頭的個性,會為他招來禍害。

萬一顧夢又惦記上要害他呢?

像顧夢這樣的人,太狠了,不得不防。

顧言安似乎看穿她的心思。

抬起小手,反過來摸摸顧汐的額發:「媽咪,您不明白嗎?她欺負你,就等於欺負我,我們是一家人,是共同體,分不開的,就算我不摻和,她想使壞,也不會放過我和希希,還有外婆。」

顧汐被顧言安一番話,說得默然。

這孩子,真的太過懂事了。

懂事得讓人心疼。

顧汐抱住顧言安:「放心吧,等我們離開北城,就耳根清靜了,再也不用見到他們。」

顧言安抓住了話里的重點:「他們?媽咪,今天還不止她一個人找您麻煩?

顧汐臉色微凝,正尋思著要怎麼瞞過顧言安。

此時,黃月蓉從二樓跑下來,滿臉焦急:「小汐,希希不見了。」

顧言安:「怎麼會?他剛才說我打遊戲吵著他了,要到外婆您的房間去睡覺的。」

黃月蓉:「所有房間我都找遍了,不見他在!」

顧言安小眼神一凜,有點氣慍:「這個顧言希,肯定是偷跑出去了!」

顧汐也急了:「他無端端偷跑出去做什麼?」

「希希知道姨婆要介紹男人給您,他擔心您被壞男人騙,所以說要去找您。」

顧汐和自己母親互相對視一眼,黃月蓉有點慚愧地垂眸。

這事情,是她不對,她不該放任堂姐騙顧汐出去跟男人相親的。

顧汐臉色凝重:「你們留在家等著,我出去找希希。」

昨天才聽說,最近這小鎮上窩了一團拐賣兒童的人販子,已經有幾家孩子給拐走了。

顧言希又是個小路痴,這人生路不熟的,萬一迷路剛好又碰到人販子了怎麼辦?

顧汐說著,轉身就走。

然而,等她打開屋門時,面前卻杵著一個高大的男人,懷裡抱著一個孩子。

一大一小,對她微微地露笑。。 洛離絲毫不給凌傷凌雲喘息的機會,接着說道:「交代?你怎麼交代?百族大戰豈是兒戲?你凌雲不過是凌天宗的一個長老而已,要對百族大戰的弟子,對百族交代,你交代得起嗎?

還有,對於你所說的所謂魔法,洛某也是持保留意見。鑒於你之前刻意為難林家之人,洛某很是懷疑,這是不是你的再一次趁機刁難?

所以,鑒於凌雲長老的人品,洛某覺得光憑你一人之言,很難讓洛某信服,讓眾人信服!」

最後這句話是對這大家說的。

大家一聽,可不是這個理嗎?

之前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的,此時想想,越想越是那麼回事!

不得不說,洛離這招狠啊!

不過話說回來,洛離這已經不僅僅是數落凌雲那麼簡單了,是真的要和凌天宗死磕的節奏啊。

公然說凌天宗的太上長老人品不行,這不行那不行的,一個好好凌天宗太上長老完全被他說的一無是處。

關鍵還無法反駁。

凌雲也是沒有想到洛離竟然如次這般「伶牙俐齒」,當即心口不暢,又是一口心血吐出,臉色更加萎靡。

凌傷看着洛離,眼神微眯,他算是看出來了,洛離這是故意拖延時間。給林家的人爭取機會。

洛離臉不紅心不跳地看着他,好像在說:「你瞅啥呢?我樂意,怎麼的,不服來咬我啊!傻逼玩意!以為夠搭上凌帝仙宮的凌晨就萬事大吉,高枕無憂了?這世俗界不是修真界的人說了算,也不是你凌天宗說了算,更不是你凌傷說了算!」

此時凌晨終於在一旁出聲了,畢竟他現在算的上是抵制天魔的總負責。

再說了,小弟受欺負了,作為老大,也得表示表示。

因為凌八下的事情,他對裏面的情況現在也不了解,但是畢竟他還有事情要讓凌天宗做。

「凌雲長老的話可能帶有一些個人因素,但是鑒於之前天邪派之人的所作所為,我們也不能完全忽視這個問題。況且,我覺得這件事情,凌雲長老應該不會瞎說。

確實,洛院長說的不錯,半個時辰能改變很多家族很多勢力的命運。但是,畢竟是扯到天魔的大事情,我們不得不防啊!」

凌晨年紀不大,但是心思縝密,這話說的好,滴水不漏。即順着洛離的話說,沒有拂了他的面子,又幫凌天宗解了圍,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天魔上面,讓人挑不出毛病。怪不得能成為這一次修真界的領軍人物。

凌晨緊接着說道:「既然大家推舉我出來,我就應該有這個責任,為大家負責。

這樣,時間緊迫,我們簡單商議一下,投票表決,看是否提前開啟秘境。」

凌晨這一做法更是贏得了大家的一直認可。洛離也沒有辦法拒絕。畢竟最先推舉凌晨的就是他,不可能這個時候公然唱反調。

隨後就是開始了商量和投票表決的環節。

而在秘境之中,林天霄的呂疏君的戰鬥毫無疑問,驚動了許多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能是受到了特殊磁場的影響。即便沒有感受到激烈戰鬥的勢力,也是神經質的不東躲西藏了,紛紛冒了頭。

一時間,原本各個方向的人都是朝着他們這裏聚集。

最先抵達的便是葉問心。

至於葉家的其他弟子自然是和林小白和林小狼糾纏在了一起。把一鷹一狼折騰的不輕。

「他還活着!」

當葉問心看見林天霄時,不知道怎麼的,竟然有股酸溜溜的感覺,有點想哭的衝動!

就像一個稚童,已經不喜歡一件玩具了,但是卻不允許別人扔掉,非要自己親手扔掉才肯罷休。

林天霄自然也是知道葉問心來了,不過他並未看向她。而是沖向了已經準備爬起來的呂疏君。

雖說魔玄忌的一擊被凌雲消耗了不少,但是餘下的力量也是很恐怖的,即便如此也是並沒有殺死呂疏君。

只能說人獸合體的呂疏君太耐操了!

林天霄將全身力量調至極致,在呂疏君身形沒有站穩之前就是一拳轟了過去。

砰!

呂疏君的身子直接被他砸飛,不過林天霄也跟着一起滑翔。因為呂疏君像動物爪子一樣的寬大手掌抓住了他堅硬的拳頭。

呂疏君全身有着無數的傷口,鮮血直流,雙眼赤紅,完全是一雙野獸的眼睛,散發着野蠻凶性的光芒。

像看一直獵物一般盯着林天霄,眼中憤恨,欲要吃人一般。顯然林天霄雖說沒有殺了他,但是把他打疼了,而且是超級疼的那種。

接連收到這樣的重創,誰都受不了!

呂疏君當即暴怒道:「林天霄,你真是讓我意外又意外!似乎永遠沒有極限一般。這也是我為什麼以前不敢正面找你的原因。

可是,你又用了一張底牌,你終究還是沒能如願斬殺我!

這樣的你,能承受住我這個狀態下的怒火嗎?」

呂疏君一手抓着林天霄的拳頭,另外一隻手直接掄起巨大的血拳,砸向林天霄,林天霄雖有抵擋,但還是低估了呂疏君的速度力量。

一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讓林天霄一口鮮血吐出,而身體直接將被砸飛到空中。然後呂疏君雙腳蹬地,在地面留下一個深坑,比林天霄更快的速度沖了上去,高過林天霄的身體,又是雙拳重疊,舉過頭頂,狠狠地砸在林天霄的身上,將其轟下。

林天霄的身體快速下降,如同墜落的隕石一般。

轟!

直接將地面砸了一個坑!

漫天塵土,看不到人影!

葉問心在一旁看到這樣的呂疏君也是嚇了一跳。當看見林天霄被怪物的呂疏君連續錘擊時,心中也是有所波動。

「噗!」

林天霄吐了一口夾雜着泥土的血水,艱難地從深坑裏面爬了起來,渾身是血。

而此時呂疏君的身影又是到了,直接一腳踢了過來,林天霄雙臂交叉,擋住攻擊,身體沿着地面滑動十丈有餘。

此時的人獸合體的呂疏君就像是突然開了掛一般,雖說身體受到了重創,但是似乎麻木了一般,感覺不到疼了。

這可能就是疼著疼著也就習慣了。

不過林天霄也算了開了掛,畢竟他是紫雷神體,呂疏君這樣變態的打擊是要是別人,早就被轟爛了,此時不過是對他的身體造成了一定傷害,但是還不致命。

林天霄穩住身形,看着再次衝來的呂疏君,暗道:「可惜修為低了一點。不能全力施展《無極》第五重!」

之前施展的時候他就是發現了這個問題。

看着遠處已經飛奔而來的呂疏君,林天霄當即做了決定:「既然說了要堵上一切,沒有繼續藏着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