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一看,竟有那麼點病西施的味道。

跟平時高冷的樣子產生巨大的反差,反而更加引誘人。

一想到她這個樣子站在走廊上,被其他男人盯着看,他就格外不爽。

「穿成這個鬆鬆垮垮的樣子,還想勾引誰?」

顧斯年有意羞辱她,伸手就要去拽她的衣襟。

「你有病?」蘇蘇一把將他的手打開。

「我有病?沒錯,我就是有病,我沒病也不會看上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顧斯年這一次明顯沒有什麼耐心了。

他走了過去,一把拽住了蘇蘇的胳膊,「今天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了,我直接說明來意吧。看到我身後帶的人了嗎?待會兒我就會去替你辦理出院手續,你老實點跟我回國,乖乖的伺候我,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我依舊寵着你,捧着你,有什麼資源都給你。」

文學網 鶴城看到司文鄲醒了,眼中閃過巨大驚喜,但很快收斂,變得壓抑,小心翼翼。

「司少你還好嗎?」

司文鄲無奈「我說了,你可以喊我哥哥。」

鶴城低頭。

「你叫李安安。」司文鄲問。

李安安點頭「你知道我?」

司文鄲點頭「鶴城經常說起你。」

鶴城說她長得很像她的母親,現在看來真的很像,可惜鑒定結果,她不是,他也相信這世界上有長得很像,卻毫無血緣關係的人。

「是嗎?鶴城一定說了我很多好話。」李安安驕傲,因為知道鶴城一定會那麼說,而她也不想給司文鄲留下一個差的印象。

司文鄲勾唇微笑「對,他說很喜歡你。」

石雲古怪的看了李安安一眼,隨即鄙視,這女人明明有未婚夫,還勾搭鶴城,不要臉。

李安安確定了,石雲也是有點傻的,算了她不和傻子計較。

司文鄲見她神態輕笑,真是有點可愛,不知道怎麼的,看到她升起一股親切感。

「今天謝謝你的幫忙。」

剛才他聽到了點他們的爭執。

「嗯,沒事,我也只是恰巧路過而已。」李安安被誇獎得有點不好意思,現在覺得司文鄲也沒那麼差,很有禮貌的一個貴公子。

「等出院,再登門感謝!」

石雲這着急「司少,就是她之前欺負徐小姐,還打傷了我。」他不想司少被李安安欺騙。

司文鄲警告看了他一眼「這當中可能有誤會!」

李安安點頭「嗯,對,有誤會,其實我很懂事,聽話,乖巧的。」她賣力說自己的優點。

司文鄲被逗笑了,笑容如同三月春風溫和好看。

李安安被弄得不好意思。

石雲攆人「司少要休息了,你走吧。」

李安安覺得耽誤司文鄲休息也不好,離開,不過她還拉了拉鶴城的手,意思一起回去。

看到兩人親密牽手,石雲又是狠狠一瞪。

鶴城不想回去,但突然想到了什麼,點頭。

「司少,我明天來看你。」

司文鄲對於他這樣,已經無奈了,輕輕頷首。

李安安拉着鶴城離開,必須帶鶴城走,他現在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只是更方便徐霜往他心裏捅刀子而已。

醫院樓下。

鶴城上了車完全沒力氣一動不動,李安安發愁,鶴城不想開車,可她不會開車,駕駛證還沒拿到。

於是李安安陪着鶴城坐在車裏,直到犯困打哈欠。

鶴城還是絲毫不見起色,出神。

李安安揉揉眼睛,長痛不如短痛,看清了就好了。

「鶴城,不如我們走路回去。」她提議。

去逛街放鬆心情可能好點。

鶴城不出聲,李安安實在沒辦法,給她哥打電話。

韓毅聽說要送鶴城回去,歡快答應,不過說要洗個澡再來。

李安安翻白眼,有用嗎,鶴城又沒看上他,不過隨他喜歡吧,也許有人追,分散鶴城的悲傷,好事。

半小時后韓毅過來,嚇了李安安一跳。

她哥竟然穿着西裝,酷而帥氣,坐進車裏,他還給李安安一個得意的眼神,帥爆了吧。

李安安扶額,寸板頭,西裝,他哥的品味什麼時候才能正常一點,這樣看着更嚴肅了。

。零點中文網] 當時我見到假爺爺的時候,他還跟修羅在一起,莫非……我母親是被修羅和假爺爺一起對付了?看我母親這樣子,應該是逃出來的,如果不是他倆乾的好事,我母親也不會在這附近逃出來。

可惜了,現在不管是修羅還是假爺爺,我都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應該是逃掉了。

母子重逢,自然是讓我高興萬分,失而復得,應該是最讓人歡喜的詞語之一,這份失而復得的母愛,讓我倍加珍惜,見過鬼母千年尋子,為兒癲狂后,也讓我明白了親情的可貴。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守在了母親的身邊,即使自己也身受重傷,但這並不妨礙我盡孝。

大概第五天,母親終於醒了過來,她睜開了朦朧的眼睛說道:「兒子,是你嗎?」

我點了點頭,喜極而泣,即使是她現在才出現,我也絲毫不感到陌生,或許這就是母子情緣吧,孩子跟母親的血脈相連,任何東西都斬不斷。

我們高興相擁,久久不願分開,她後來跟我說了事情的經過,我沒有猜錯,確實是修羅和假爺爺聯手綁了她,但後來不知道怎麼滴,就將她給放了,當時迷迷糊糊的,她也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出來后就拚命的跑,最後暈倒在了酒店門前。

至於以前的事情,蘇雨已經跟我說了,我也已經全部了解。

母親說,假爺爺還沒有死,必須將他找出來,然後搶回血玉,再將玉放回終南山的盒子裏。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就算假爺爺不找我,我也會找他,還有修羅,我們之間的賬,好像還沒有算完,只是中途出了個秋思雨。

第十天的時候,我的傷就好得七七八八了,母親也完全恢復,我們商量著第二天就回去,現在我的實力也已經夠強了,她不用再擔心我,甚至可以代替她去除掉假爺爺,還有那塊血玉,這樣的任務我已經可以勝任,她不用再孤軍奮戰。

我自然同意,母親這些年也夠累了,我寧願擔起這個重任,也不想她冒任何危險和受苦。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們很早就睡了,因為需要明天一早就啟程,所以我們早早就上床休息,可到了半夜的時候,突然就有人敲我的門,但卻沒有聽到腳步聲,我猛的一下睜開了眼。

「誰?」我低聲問了一句。

「白嫣。」門口傳來了一句回答,怪不得沒有腳步聲,原來是鬼。

我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門,果然是白嫣。

「什麼事?」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鬼不用睡,但我是人,這麼晚才擾我清夢,你禮貌嗎?

「小姐有請。」白嫣說道。

「初雪?」我皺了下眉頭,半信半疑,這麼晚了,她找我有什麼事?

「對,酒店後面的空地上,她等你。」白嫣說完后,化為一陣風消失了,身形如魅,不見蹤影。

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赴約了,初雪果然在那裏,今晚的星星特別多,皎潔的月亮掛在半空中,跟初雪的裙子一個顏色。

「你來了?小哥哥。」初雪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宛如小仙女下凡,她有了溫度,也會呼吸了,臉色光彩紅潤,比以前更加好看了,做鬼的時候,臉總是慘白慘白的,跟麵粉一樣,有時候有些嚇人。

「你,沒事吧?你做回人,有什麼不適應嗎?」我關心的問道,但時不時看看周圍,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被人看見可不好解釋。

「嗯,有很多不習慣呢,比如做人要拉屎,做鬼卻不用。」初雪吐槽道。

「你,該不會是邀請我一起來拉屎的吧?」我看了一眼空地後面的雜草堆,差不多有一人多高,這可真是辦事的好地方。

「當然不是,你想哪去了,我是來感謝你的,謝謝你救了我們。」初雪真誠的說道。

我揮了揮手,說不用謝,這也太客氣了,而且初雪也幫了不少忙,沒有她的冰法,我們也很難殺秋思雨,殺秋思雨不止我一個人的功勞,她也有份。

「我可能要走了。」初雪話鋒一轉,把我說懵了。

「你要去哪裏?」我好奇的問道,鬼城沒有了,初雪確實應該找一個落腳的地方。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先去……」

「不用了,我有地方去,我的祖宗來接我了。」初雪打斷了我的話,本來我是想讓她去我的紋身店暫住幾天的,先落腳就好,其他的再說,她現在是人了,不是鬼,不能到處飄,至少得有個地方住,而且她好像身上沒有錢,出去可能要靠白嫣到處打劫為生了。

「祖宗?初霧?他在哪?」我連忙看着周圍,他一直沒有出現,倒是找上初雪了嗎?

「你別找了,有些事跟我們初家的秘密有關,我不能說,我送你個禮物吧!」初雪說着,掏出了一塊玉給我。

自從見過血玉后,我對玉極其抗拒,總覺得玉這東西太邪門了,可這塊玉不一樣,它潔白無瑕,摸在手上冰冰的,極其舒服,是塊好玉。

「這是……」我不明白初雪為什麼送我塊白玉。

「這玉當是我們相識一場的禮物,再見了,小哥哥。」初雪招了招手。

「哎,等等,你要去哪啊?至少跟我說一下,這樣我不用擔心。」我連忙說道。

「你想知道啊?可以啊!我們來玩一個我最喜歡的遊戲。」初雪笑道。

我立刻抱緊了自己的身體:「別了吧,還來這個?那天晚上只是我一時衝動,那個遊戲還是不要玩了吧?而且還是在這裏。」

「哈哈,你想哪去了,不是那種遊戲。」初雪好像懂了許多,她將我的身體扳了過去,「你轉過去,我喊一,二,三,你能找到我,我就告訴你。」

初雪隨即喊道:「一,二,三……」

可等我轉身的時候,初雪已經不見了,我再也找不到她。

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就是在和鏡魘捉迷藏。

這一次也是,但我輸了,我再也找不到她,她就跟一道光一樣,消失了。

我鼻子不知道怎麼的,有點酸澀,但最終還是笑了。

「一路平安。」

。 圍著葉缺的陣形頓時出現了缺口,天魔氣再次的提高,葉缺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天絕刀快速劃過空氣的刀鳴嗡噙作響,忍者的人數快速的減少當中,當忍者的首領想要撤退時他身邊的手中除了和兩倩對戰的三人外,就沒有了!那首領暗了驚,葉修為提升的速度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走!」忍者道領用扶桑話大聲的說完后就要閃身離開,就在他奔出十多步時,他就看到葉缺已站到了他的面前,而他手中的刀不見了,正確的來說連右手都看不見了,他快速的用眼掃了一下,他看到了無可置信的一幕。

天絕刀正插在了他的胸口,接下來他就失去意識了。

葉缺真氣傳到刀身上一震留在刀上的血跡震開后,手腕一轉天絕刀頓時不見回到了異空間中。

而雨倩這邊的交戰也結束了,在雨倩兩女身邊還站了一個少女!葉缺剛才就知道她就是跟在最後的那一個人!他也知道在雨倩危險時是這個少女出手相救的。

所以他過來就馬上對那少女施了一禮:「多謝姑娘的出手相救!在下是葉缺!她是雨倩!而她是維琪。」

「是啊!多謝你了,不然我不知道能不能撐到葉缺結束呢!」兩倩笑著說而維琪也是淡淡的笑著,那絕美的笑容就是讓少女也給看呆了彷佛是看著兩個天使般的感覺,過了一會才說道:「姐姐,你們兩個好美!」

「你也很漂亮啊。」少女也是個擁有傾國價城姿容的女生,只是不同於雨倩的美,這少女是屬於比較冷艷的類型。

而接下來少女轉頭對著葉缺,她快速的出掌貼向葉缺的身體,使得雨倩驚呼不已!少女的真氣已沖入葉缺的體內。

葉缺並沒有動作,只是任由少女的手貼著他,看到兩倩及維琪驚慌的表情,葉缺笑著示意他沒有事情!而小狼也知道這名少女沒有張意所以拋並沒有動作。

過了一會後少女收回手,大大的呼了一口氣道:「天魔五將藥王鳳曉笑參見少主!」

「起來吧,不要叫少主,就叫我葉缺吧!千萬要記住。」葉缺微笑道

鳳曉笑本來不是固執的人所以她也笑道:「是葉缺大哥。」接著她又問道:「大哥,你早就猜到我是何人了吧,不然你怎麼這麼鎮定。」

「沒有啊!我沒有那麼厲害。」

「那為什麼還是沒有反應,該不是嚇呆了吧?」鳳曉說。「怎麼可能,我是見你沒有什麼意思,又覺得你的氣息我好像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來,所以就看看你要幹什麼了!怎麼你和虎王都一樣。」葉缺一付莫可奈何的表情。

「那是因為只有葉家人所修鍊的天魔訣是最純正的!和其他人所練的有所不同,我們以此來辨別是否是少主!以後有我在你身邊剩下的人就不用這樣了,你不用再擔心了。」鳳曉笑道「哦?你要跟著我,你不像虎王有店鋪嗎。」葉缺問道。

「我是行醫的人!而且我不喜歡呆在同一個地方太久,既然找到少主了,當然要跟著你了。」鳳曉笑道。

於是在葉缺回到城內時就多了一個人,和鳳曉笑在這回程的路上已和兩倩及維琪兩女聊的開心的跟什麼似的!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已然成為了要好的姐妹了。

「好了,加油吧!」葉缺對著要上台的眾人打氣!決賽所採取的賽制相當的特別,由三隊在一個特大的森林中分別由三個不同的方向進入那一隊在最短時間內達到中心為勝!在這個森林中充滿大大小小的天然的危機,還有數量相當的獸群。

三條路線的距離是一樣的,當中還有不少這次來參賽的參賽者由這次大會安排在其中成為圖擋各隊前進的障礙,只要可成功阻擋將有一筆不小的獎金還有高級幻獸的幻獸卵。

每個這次無緣參加決賽的人都顯的躍躍欲試,所以由於這個變數使得決賽變的更加的困難而且在森林中錯線複雜的樹木盤根錯節,章法可言無法提速狂奔,而且更有數量眾多的魔獸,所以使得這些人成功阻止參審者的機會大很多。

時間規定三隊要在六個小時內到達中心目標,所以在同一時間內,三隊同時出發,戰神學院,阿瑪迪斯學院及學院混編隊三隊,戰神學院由尚,凡斯特領軍,阿瑪迪斯學院由愛林領軍,而混編學院由風行領軍,由於奇傑表明不參加所以綿編學院只有四人蔘賽,所以雨倩和維琪也不參加。

而尚當然也主動的以四人蔘賽,所以各隊在公平的條件下開始了賽事,而葉缺這時和奇傑等人坐在競技場的大廳內,雷因斯拿一眾院長也在席問閑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