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我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優秀的羅密歐。」福克斯的女高管對瑞亞笑了笑,然後她又看到萊昂納多,「但是鑒於我們有了更好的羅密歐,我們現在只需要更好的朱麗葉了。」

魯赫曼沒有透露任何訊息,只是保守地回復瑞亞:「謝謝你來參加試鏡,我們需要一點商量的時間。」

「謝謝你們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對着房間里的所有人打完招呼,瑞亞退了出去。

「她真是出人意料!」朱莉·安查爾驚嘆了一聲,「巴茲,你看到她和里奧之間的對手戲了嗎,那太吸引人了,這就是觀眾想要看到的!」

「但是……她長得太漂亮了一點。」魯赫曼有點猶豫,他的羅密歐已經是外貌出色的男演員了,再來個美貌驚人的朱麗葉,這會讓這部電影太偶像化了。

朱莉卻完全不認同魯赫曼的看法,「得了吧,巴茲,朱麗葉如果不漂亮,她是怎麼讓羅密歐對她一見鍾情的。」

「麗貝卡的靦腆很可愛,而且和里奧一起搭戲也不突兀。」魯赫曼公平地提到其他女孩,「克萊爾文靜優雅,在親密戲面前一點都不怯場。」

「這是一部美國電影。」朱莉強調了一句,「如果你真這麼喜歡英音,瑞亞的英腔也很自然,而且沒有那麼重。」

這句話就堵死了麗貝卡·豪爾當選的可能性。

那個英國女孩肯定想不到,正如她瞧不起美國學校戲劇和瑞亞的美國口音一樣,美國電影公司的高管也不怎麼喜歡過重的英國口音。

「里奧,你覺得呢?」

其實魯赫曼心裏已經有了想法和決定,但他還是轉向萊昂納多詢問了一句,不過他完全看得出這個男演員的想法。

和前面兩個女演員試戲的時候,萊昂納多的話可沒那麼多。

不出所料,萊昂納多靠在椅背上聳了聳肩膀,「這可是唯一一個能演得了羅密歐的朱麗葉。」

「長得漂亮可不是缺點。」雖然是負責監督試鏡程序的演員工會代表,但是查克斯·布萊特在必要的時候也能提供一點意見,「而且她又在表演上那麼優秀,起碼我願意為這位瑞亞小姐花錢看一場電影。」

作為一個審美正常的男人,查克斯只是十分誠實地發表了民眾的看法。

「好了,我猜現在我得去準備口氣清新劑了吧。」萊昂納多像是玩不厭了一樣,又提了這個笑話,「我看那個瑞亞·諾倫似乎相當在意這一點。」

這惹得魯赫曼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即便是抱怨他說得也帶着幾分溺愛,他自然是很欣賞萊昂納多的,「天哪,里奧,別告訴我你是因為她長得最漂亮你就選了她。」

「當然不是,還因為她是演得最自然的那個。」萊昂納多伸過手拍了拍導演的肩膀,「你這麼說可就容易得罪人了,巴茲。」

他們對視了一眼,過了一會兒萊昂納多舉起手來示意認輸,「好吧,我承認,她確實很漂亮。」

試鏡室里的氣氛一松,壓在魯赫曼身上的石頭也輕了,他緩緩吐出一口氣,即使經過一番磨難,他們最終還是迎來了最合適的朱麗葉。

「那就別再拖了,告訴她們的經紀人吧。」一點也不想耽擱,魯赫曼馬上就做出了決定。

快速地翻看了一遍攝像機錄下的回放,他把畫面暫停在正常的萊昂納多和瑞亞對視的那一幕,他們穿着很現代的休閑打扮,但是依然讓人眼前一亮。

是的,這就是魯赫曼想要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了,一部現代的翻拍經典。闞大哥遠遠望着小弟住的院,滿意極了,剛才他把人抱進來了,自己就在一旁,對一旁的闞婆子說道:「下去吧,才給人送些葯去。讓這小子好好準備準備,過些日子家裏就來人了。」

「是,大少爺」闞婆子點了點頭。

兩人住的小屋裏頭,備好的炭火早已燒得正旺,小院裏的用度也是上等的,就連這燒的炭也是王宮裏用的,有些讓人安神寧靜的作用,還有淡淡的香氣,也正是應了這屋內的良辰美景。

藉青被放到靠窗的小榻上……

《神醫皇后治人有方》第一百四十九章見家長(二) 第1819章

兩個人之間的動靜終於引起了周圍的注意,紛紛後退,生怕被殃及。

季靈兒整個人都是懵的,甚至都沒反應過來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白髮男人怎麼回事,怎麼會一句話不說就對人出手,那樣強悍的力量呼嘯而來的時候像是利刃一般割在她的臉上,若不是君姐姐抓了他一把,她都要死了。

此時回過神來,那是一個怒火中燒。

「你這個人是不是有病?我們認識你嗎?你就出手傷人,你是誰,報出你的名諱。

季靈兒怒聲道。

而白髮男子卻好像根本沒聽到她的話,只是看著秦臻,原本冷沉的眸子此時竟帶著一種壓抑的深沉和灼熱。

是的,在秦臻出手之後,他的眼神就變了。

「閣下不是魔族人!」

這邊秦臻盯著他,警惕的開口。

她的腦海中都是這個人剛才內息揮出時金色的光芒。

隱約的,她覺得這個人好像是沖著她的鳳凰玉來的。

對面男人並未開口,下一刻六七個人從身後的不遠處的酒樓中沖了出來,有男有女,俱是一臉的冷傲。

「主子,剛才屬下等察覺到能量波動」

其中一人開口。

「人找到了,是她。

那白衣男子開口了。

這是他說的第一句話。

聲音壓的很低,透著冰冷。

刷刷刷,數道眼神都落在秦臻的身上。

「帶走。

又是兩個字,命令落下。

頓時,白髮男子的屬下瞬間一擁而上,個個實力強悍。

秦臻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人這麼大膽,且不是魔族人,這幫人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菱紗猛地出現在她的手中,秦臻臉上緊繃的厲害,直接就跟幾人打在一起。

「打起來了!」

「快跑!」

「快點兒去喊人!」

圍觀群眾便也呼喊出聲,倉皇逃竄。

季靈兒修為不高,但這幫人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二話不說就對君姐姐動手,她當即也沖了上去,可她修為真的太低,根本不是這班人的對手,連三招都接不住,直接就被人給打翻在地,心口都疼,一口血就吐出來。

「靈兒。

秦臻驚呼一聲,六人全部圍攻於她,主要目標就是她。

「速戰速決!」

那白髮男子冷聲道。

攻擊更為迅猛。

秦臻面色更冷,鳳凰神力呼嘯而出,烈焰衝天,力量磅礴,鳳鳴聲陣陣。

「鳳凰神玉。

「鳳凰神玉果真在她的身上!」

「找到了!」

那幾人驚呼出聲,眼中激動不已。

秦臻一菱紗勒住其中一個人的脖子,狠狠一抽,將人掀翻在地。

聽到他們的話,秦臻已經確定,這些人竟是真的為鳳凰神玉而來。

這幾個人都是高手。

且看他們的年紀都已經很大,說明修為深厚。

秦臻打過那麼多戰鬥,但沒有一次像這次艱難。

厚重的力量壓的幾乎節節敗退。

甚至那白衣男子還未出手。

長睫之上,塵土飛揚,內息涌動。

那白衣男子似是不耐了,冷沉的眉眼閃過一道殺意,他接著抬手,「讓開!」

幾名屬下飛快躲開,只見金色的光芒凝在他的指尖,破體而出的力量砰的一聲打在秦臻的身上,將她狠狠的打飛出去。

五臟六腑都在疼。 六峰城內許多居民明顯都得到消息,早早便不約而同地等候在城門口。

獵魔協會先後派出兩批隊伍前往東部叢林,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那邊肯定出了事。

不少人心中都感到懊悔。

在抱怨著為何不在前幾天就出城離開,偏偏等到到現在東邊都看似都再也不安全了。

人們撐著傘抵禦連綿陰雨,圍在城門兩側。

獵魔協會的總指揮畢垂德趕到現在並隱匿在人群,靜靜等待派遣出去的支援隊伍歸來。

「畢老,不會有事的。有千里奔襲和黎軒在,就算是再去百十頭魔物都不是事。」

虛空斷聚此言並非誇大。

一個有着殺伐果斷的性格和天賦、另一個還能源源不斷地為前者補充體力和些許精神力。

這種配合可謂強大無邊。

若是正面對戰魔物,即使同時面對數十頭大型魔物肯定不在話下。

「吸血鬼和魔物不一樣。那是狡猾陰險、且實力本就強於常人的存在啊。」

畢垂德自然也清楚兩位神眷者戰力之盛。

但回想起當時在米爾恩侯堡壘時的戰鬥,心中還是感到擔憂。

這次出擊,每位獵魔者身上都帶有閃光彈、照明彈各一枚,低等魔力髓液一瓶,魔葯一包。

擱在平時算是武裝超額齊全。

即使是單兵作戰能力,都足以正面硬撼大多數強大魔物。

忽然,圍在城門口的人們發出驚呼。

所有視線都瞬間集中在城外越過雨幕,漸漸出現在人們視線里的馬車隊伍。

「先不要開門。」

虛空斷聚猶豫片刻,還是對負責把守城門的將軍提醒。

正如畢垂德所言,吸血鬼們都是十分狡猾的死物。

若是被對方偽裝成歸來的獵魔者或自由業者放入城內,對百姓絕對是場災難。

老牌神眷者登上城牆,身後默不作聲的畢老雖然對此謹慎有些意見。

不過心裏明白這是為確保安全才進行的確認。

只見虛空斷聚上方拿出兩面旗幟打出旗語,城下馬車上人則同樣做出指定動作。

確認無誤,原本半掩著的城門被完全打開、護城河的弔橋被放下。

坐在第一輛馬車率先進入人們視線的,是某位來自自由業者同盟的副盟主。

這等人物無論是在普通百姓心中還是自由業者隊伍里,都是很有名氣、分量之人。

如今帶領數十位自由業者成員出城,結果在折損大半后灰溜溜地逃回來。

讓這位曾風光無限的副盟主臉上陰沉,不敢與其他人直視。

這是第一批被獵魔者們送回來的平民、以及失去戰鬥能力之人。

足足乘坐馬車回來數十人,才算將獵魔協會本次營救對象盡皆帶回。

又過了一炷香時間漫長等待。

先前派出去的第二批支援隊伍馬車,在神眷者千里奔襲帶領下走進人們視線。

前幾車都是身負大大小小傷口、衣物早被血水染紅的獵魔者們。

人群中大部分都對這群英勇之士抱有感激,可真正要去與他們對上視線時,卻根本不敢。

小聲議論、側眼觀察、甚至與還默契地集體後退幾步,為他們讓出更多道路。